『哇~~好大的魚唷~~』旁邊傳來女生的呼叫聲。我斜眼一看,哇咧,竟然連學校的女職員都神不知鬼不覺的跑來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,怎麼你也來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老師,你怎麼也在這兒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旁邊阿伯搭了話兒,「這是我查某囝啦,怎樣,有水嗎?」他一臉很自傲的樣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沒料著老釣友的女兒竟然是同事,還真是大吃一驚,匆忙把魚放到冰箱裡去。原來Kates是阿伯的女兒,她在學校當職員好一陣子了,雖然我很少遇著她,但畢竟是課務組的,每回期中期末考領考卷時都要打個照面。那丫頭蠻漂亮的,出了名的大美女,算是想約都沒得約的那種,竟然是阿伯的女兒,還好長的不像爸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一夥人一面討論著今日黑牛必定狂咬,一面吃著Kates送來的食物,好不快樂。可惜,吃多喝多,難免會想要上個一號。我來之前就喝了兩杯咖啡,多喝了一些阿比之後,更想上廁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,幫忙拿個魚竿一下,我去上個一號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Ok,但是,萬一魚上鉤怎麼辦呀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沒關係啦,叫你爸罩你一下。」我實在撐不住了,魚竿匆匆交給Kates,趕忙溜下堤防,往旁邊不礙眼的地方跑去。大家應該也知道,憋尿憋很久那種解放感是很爽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遠處傳來清脆的響聲,唉,不曉得是誰又斷竿了,真可憐唷..我一面想著一面往聲響處看去,只聽到女生的驚叫聲,以及看到她手上的一截斷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媽的,我的新釣竿斷啦~~~~眼淚差點沒噴出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連滾帶爬的跑回堤上,半路還滑了一跤,跌了個狗啃泥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到了堤上一看,只見Kates右手拿著一根吃了一半的雞腳丫,左手的釣竿已被阿伯接去。阿伯手上的釣竿,只剩一截半。此時魚還在海裡拼命往外游,看那樣子顯然不小。至於另外的三點五節釣竿,則刁在母線上插入海中,隨著魚兒游出去。由於堤外石粽密佈,斷竿在石粽堆裡敲來敲去,就算撿回來也必定傷痕累累,更別提它受了暗傷,往後釣魚也可能再度斷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阿伯不愧是老手,搏魚技術精湛,雖然只剩一截半的竿子,依舊靠著手煞車的收放,讓魚不致斷線而去。只是搏魚搏愈久,水底下的斷竿受傷愈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差不多花了五分鐘左右,斷竿已拉出水面,在空中無力地搖晃。海面下湧出陣陣水流,魚還沒見到,就先看到它驚人的力道。此時魚雖無力,但一截半的斷竿也沒力氣讓它浮頭。阿伯滿面通紅地弓著釣竿,打算和魚比耐力。此時另一個少年仔已經回車上把玉柄組好,打算撈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又撐了差不多兩分鐘,魚終於力盡,緩緩地被拉到水表。只見一巨大黑影閃了一下,隨即往下狂奔,阿伯不慌不忙地放了一輪線出去,斷竿又沒入水中,兩旁加油觀眾傳來陣陣驚叫。還有些人開始下注這條魚能不能被拉出水面,好不熱鬧。其實,魚雖然力盡,但在快拉到水面時往往是最危險的時候。此時魚向右側旁石粽堆鑽去,阿伯不敢硬拼,水中斷竿卡住一顆露在水外的石粽,竿身彎曲得極為恐怖。害我眼淚差點沒多噴兩滴出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拍啦一聲,水中斷竿禁不起石粽的催殘,應聲再斷。只見觀戰眾人發出一陣慘叫,回頭看一下Kates,她手上的雞腳丫已經啃完,拿了一串雞肫,一面吃一面看,嘴角還沾了些滷汁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一會兒,阿伯靠著爐火純青的控竿技術,把魚拉回腳下。魚浮頭時,眾人發出一片狂呼。然後開始猜魚的大小,由三斤重到五斤重都有人猜,我看乾脆讓大家下注看誰猜的最準好了。少年仔抄出撈網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魚撈起。一旁歡呼聲,叫好聲,以及叫人把賭金拿出來的聲音不絕於耳。可惜我沒什麼心情看魚,接了斷成三截的釣竿,眼淚一滴一滴的往肚子裡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阿伯搭話了:「你的釣竿很腥唷,對吼,你的力魯不錯用,蝦款牌子A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洗馬路A啦,這竿是怎斷去的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眨著兩粒像肉包一樣大的無辜雙眼,忙著過來道歉:『不好意思啦,剛才我拿著釣竿嘛,然後伸手去拿滷味嘛,竟然被魚把釣竿拉下去,竿子打到堤防邊就打斷囉。醬子好啦,你看一下要花多少錢修,我幫你出錢好了。』我才想到她在搏一場魚的時間裡能吃掉兩根雞腳丫和一串雞肫,有夠厲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噢,別鬧了,斷成三截,其它沒斷的部份傷痕累累,眼見是沒得修了。雖說英雄有淚不輕彈,我也忍不住吞了幾口眼淚下肚。「呃..沒關係沒關係,竿子爛嘛,我再買一支就好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原來是竿子太爛唷,叫我老爸幫你介紹好釣竿,下回就不會買錯了嘛,真是的。我爹爹見多識廣,問他就對了嘛..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是是..下回改進下回改進..」我已經痛到喪失思考力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阿伯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,手中多了一把黑色紅色的釣竿,」老輸呀,真拍謝啦,這根竿子送你好啦,咖瑪A蝦米哩洗噗塔啦。這隻雄讚,耐操哈有檔頭。日本都是老闆在用的竿子咧。「(註:咖瑪為某一日系釣竿大廠,哩洗噗塔為Receptor型之釣竿)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了不了..我再買一支就好..」咱們這兒堤上釣友幾乎都是咖瑪竿的天下,隨便找找可以把它們全部的型號都找齊,用呆蛙牌好像只有我一個,大家對它們廠的釣竿都不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沒想到魚那麼大耶..』Kates不忘蹲著看那條口吐白沫的老牛。『嘿嘿,大家知道我的厲害了吧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唉,釣魚人十大定理第一條就是肉腳定理-不會釣魚的肉腳永遠會釣到最大的魚。這條定理履試不爽,毫無例外。第二條定理是撇水定理-魚往往會在你點煙或撇水等不注意的時後上鉤。第三條是鐵齒定理-愈鐵齒的人愈會出事。唉,這回全包!

 

        眼見竿子拿出來見光第一天就徹底毀掉,無心釣魚,也懶得拿阿伯送的釣竿,東倒西歪地開車回家。連那個美美的竿套都忘在堤防上,還是後來阿伯打電話來說第二天叫她女兒拿去學校給我,才讓我想到竿套忘了拿。話說回來,沒了釣竿要竿套做蝦米?

 

        傳說中的神兵利器竟毀於一女娃兒之手。是夜,狂風起,雷雨驟,天地同悲草木同哀,一夜無眠。第二天一早,我掛著兩粒黑不見底的熊貓眼到校上課,被一群學生恥笑。人生至悲,莫過於此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中午時間沒什麼食慾,想說下午沒課,扛著斷竿直撲某大釣具店而去。不去還好,去了更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當天店內一反往常,人山人海,販夫走卒到官紳巨賈全部都有。我躲躲藏藏地把竿子拿進店裡,只見四眼仔驚叫一聲:「快來看唷,全台灣第一把斷掉的呆蛙限量竿唷~~」整個店裡幾十個人一擁而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旁邊一個歐巴桑嘆了一口氣:「么壽唷,那斷成這款形唷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另一個普羅兄也嘆了一口氣:「沒救了,沒救了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滿店盡是嘆息之聲,倒是四眼仔躲在旁邊一臉幸災樂禍,「先生,這竿子沒得修了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個少年仔在旁邊咕噥著:「不是有免責書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四眼仔連忙出來解釋:「免責書只能換一節啦,這支竿子前四節都廢了,換三節的錢可以買一把新的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有人眼尖,叫了一聲:「唉喲,那不是昨天在芭樂港北堤拉斷的竿子嗎?聽說是被一條四指幅咪咪鯛拉斷的耶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里。釣魚的傳說很詭異,拉斷線的魚肯定是大魚,拉斷竿子卻肯定是小魚。一尾四十公分的老牛拉斷竿,傳到最後變成四指鯛,差點沒吐血。此時只見眾人一片嘩然,還不時有人放話出來要上網公幹呆蛙賣爛竿,還有人說買他們家釣竿的人都是白痴。四眼仔忙著打電話到處報告好消息,還回頭吆喝了一聲:「台灣奇蹟台灣奇蹟,這是全世界唯一一把釣斷的限量竿唷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眼見店內一片混亂,我只好頭低低的溜回家去。被人弄斷竿子,又被人恥笑,真是慘呀!

 
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沒多久,上網看了一下,果然呆蛙斷竿之名已經傳開,連限量竿都斷,只見拍賣網站二手呆蛙身價暴跌,連全新呆蛙都有一堆跳樓大拍賣的出現,呆蛙這回大事不妙。更有傳言指出,呆蛙因為限量竿被咪咪鯛拉斷,導致日本釣友群起抗議,事情一發不可收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鈴的一聲,電話響起,手機傳來很不標準的國語:「請問這個是Sambad先生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的,請問您是?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呆蛙駐台代表,我姓鴨澤。聽說你有一個本廠的限量竿被一條四公分克拉斯小魚拉斷是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有貴廠那支釣竿第一天出門被拉斷沒錯啦。」我覺得夠衰了,難道呆蛙以為我在網路放假消息,打算告我?想到這裡,頭皮一麻。「我發誓,網路的消息不是我放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Sambad桑,這支釣竿全世界只有被你釣斷的紀錄,現在網路上面傳的很不好聽,我們公司將對放謠言的人保留法律追訴權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斗大的汗珠滴了下來,天呀,被小妮子弄斷竿子夠慘,被學生恥笑更慘,到店裡被一堆人嘲笑慘無人道。現在竟然又有法律問題,簡直是慘絕人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鴨澤:「我想問你那個釣竿出廠號碼是什麼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零零零壹陸捌號」我的釣竿出廠序號倒是不錯,十分好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在這裡我們公司認為這支竿子在自然界被魚拉斷很難理解,所以希望Sambad桑能夠將剩下的竿子送給我們拿來做個稍微的研究。然後過個幾天,我會帶著另外一個的新的釣竿過去給Sambad桑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哇哈哈,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好康的事情。「好的好的,感謝感謝。」心情一片大好。鴨澤先生不忘交待兩句要我到網路澄清一下謠言,約好三天後要親自過來換竿等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還好,衰事衰到頭之後,總有出運的機會。帶著愉快的心情,連上中央欺騙局看個潮水,打算呆會兒去堤上惡搞一下。突然想到,昨天忘了沒收阿伯的Receptor回來當備竿,有點小小的失策。也許是心情太好,肚子有點餓,走到樓下想買粒Seven牌便當吃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才打開大門,瞄了一眼,突然覺得鼻水要噴出來,連忙吸了回去。銬,竟然鹹鹹的,難道是流鼻血了?原來Kates俏生生的站在門外,穿著短裙網襪,彎著身子撿掉在地上的竿套,好死不死一陣風吹過來,於是就看到一些不大該看的東西。本校有個光榮傳統,女學生女職員都超愛打扮,正所謂鼻血流死人不償命的地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,妳怎親自送竿套過來呀?」我小小聲的說著,怕鼻血噴太多出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