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隨手幫璀文把安全帶扣好。手被璀文抓著,真捨不得放開。在辦公室裡常可見到男女同事互相抓來抓去,然而我有自知之明,要是換我沒事去碰碰女同事,可能會被告性騷擾,所以都不會學其它人在那兒打來打去。這回被璀文抓著,她要是不放手,我是死不會把她推開的。

不知何時,她突然發現抓著我的手,紅著臉兒忙著把手抽開。

可憐的空服人員,忙著四處收拾著散落的東西。不時還傳出『這是誰的錢包』,

『這是誰的奶瓶』等等的呼聲。

後座的小姐也忙著大談飛機奇遇記,照她的說法,這回遇到的亂流還算小兒科,傳說中她遇到最大的亂流曾把她彈到天花板過呢。甚至她還遇過飛機引擎被鳥擊中而起火,飛機爆胎衝出跑道等等狀況。出了這麼多事兒,竟然還活著,我倒頂佩服她的,開始懷疑她是不是阿信轉世。

飛去日本的後半段,就在大夥兒高談飛機以及空難當中渡過。飛機也沒再遇到大亂流,也沒被鳥擊中,也沒衝出跑道,安然降落關西空港。

初到日本,只見著一大片黑頭髮黃皮膚的人們。除了說的語言,以及中文日文夾雜的文字外,並不覺得不習慣。清爽有序的環境,倒讓我覺得十分舒暢。

坐了八十分鐘的車,由關西到了京都車站(KyotoSta),就在附近旅店住下。

這兒雖不豪華,卻十分整潔,讓人住的十分舒服。熟悉的7-11以及OK便利商店,讓人誤以為還身在台灣。

第二天一早,小日本就準備好車子專車伺候,由旅店到他們公司去。果然不出所料,他們總機小姐沒咱們的漂亮,雖然妝化的很好,卻不像日劇裡的女主角般光鮮動人,難怪小日本見著璀文就一臉饞像。

當然啦,那三位來台作客的小日本也出來迎接,見著我時還不斷問候牙齒的狀況等等,顯然咱徐副總的奸計有發生一些作用。像我這種純渡假的小工程師,是真的沒什麼事兒好做,只有璀文得乖乖的當起秘書的角色,忙著整理文件,打電話與國內連絡。反而我變成了個閒人,整天無所事事,找日本美眉扯蛋。

最慘的是他們一般商店關的比較早,連百貨公司也關的早,真不知他們平常是拿什麼時後逛街。四條通那兒的大葉高島屋以及大丸百貨,逛了三天就沒什麼新鮮了。回到旅店,除了Discovery之外,就什麼電視也看不懂了,讓我覺得有點渡日如年。

好不容易撐到週六,是他們放假的日子,我和璀文早就商量好要到嵐山去玩兒。徐副總則有專人照料,用不著咱們作陪。坐著嵯峨野線的火車,不一會兒就由京都車站到了嵐山。

嵐山風景如畫,清澈的溪水旁還能見著三三兩兩的釣魚人。橫過溪面的渡月橋,是當地重要景點。我喜歡釣魚,忙著到處看他們釣了些什麼,璀文則四面拍照,快樂的不得了。

人家說孤男寡女身處異鄉,最容易發生感情,這種事兒只會出現在小說裡,輪不到我這麼好命。雖說嵐山風景不錯,又有美女作陪,可惜旁邊站的卻是我追不動的璀文。

胡思亂想了一會兒,璀文提議要去河邊玩水兒。我胡亂的把鞋脫了,腳一踏入水裡,一陣冰涼讓人神清氣爽,雖是盛夏,溪水依舊沁涼。兩個人忙著互相潑水,打著水仗,不亦樂乎。

我想也許是玩水玩昏頭了,回去之後第二天璀文就開始發燒。小日本帶我們去看了病之後,徐副總就囑咐我們兩隻小貓留在旅店,不要到處亂跑。

看著璀文病懨懨的樣子,我也不敢亂亂溜去逛街,所以只好每天按三餐幫她送食物,剩下的時間則陪她磨牙兒解悶。閒著無聊,幫璀文跑跑腿,磨磨牙是沒什麼,但她總是覺得太麻煩我,會感到不好意思。我則安慰她說,能和個大美人兒磨牙,別人想都還沒這種機會呢,何況多跑腿多運動還能有益健康。

在旅店裡呆了兩三天,直到要回國前,璀文身體才好一點兒,兩人又開始忙著到百貨公司採購同事們交待的物品。

於是一趟日本之旅,竟在養病和買別人的東西之中渡過,只到嵐山玩了一趟,好像不大夠本。

雖然璀文已經說過,希望我別對她有意思,可惜這幾天的相處,讓我愈來愈喜歡她。

回國之後,到了公司,打開電子信箱一看,果然塞滿了讀者的催稿信件。

連璀文也偷偷在日本客戶那兒,找了台電腦寄了催稿信過來。有時真搞不懂女生,分明見著我時說一下就得了,還要拐個彎兒由e-mail來催稿。

同事們則忙著看我由日本照回來的照片,順便索取紀念品以及托運物品。

Kevin:Sam,我老婆的保養品帶回來了沒」

「帶回來了,折台幣約一千八佰元。」

Kevin:「咦那不和台灣售價差不多」

「大哥,我又沒用保養品,怎知道它價碼呀。」

好心幫忙帶東西,竟然售價和台灣差不多,實在有點冤枉。

IBM:「這兩個禮拜,和璀夕之間有沒有什麼進展呀」

Lisa:『對對對,那麼好的機會,有沒有具體的行動呀』

「啊沒有耶。Tracy後來感冒發燒,我們就沒什麼出去玩說。」

IBM:「喲,那麼正好兩個人可以在旅館約會喲~~

「沒的事兒,生病了還約什麼會呀,真是的。」

辦公室裡真是奇怪,唯恐天下不八卦,成天都在詢問和璀文的交往狀況,要是上班都能這麼用心就好了。當工廠一切穩定之後,其實事情是不很多的,也難怪大家沒事找八卦。何況嘛,分明是他們自己對璀文有意思,還老是往別人身上推托。

不過這回去日本,倒真的和璀文聊了不少。雖說她擺明了不讓我追,但她卻說我很會逗她開心,讓她和我在一起沒什麼壓力。

出國了一段時間,好不容易到了星期假日,得要趕著回家,把買來的紀念品拿回去,順便讓他們看看去日本的照片。

老媽一看到照片,就忙著問那照片中的女生,一臉十分滿意的樣子。

「老媽,那個我追不動啦。」

『不會啦,多加把勁不就得了。她又不是三頭六臂的,不用怕啦。』

「追她的人那麼多,輪不著我說。」

『你呀,不追追看怎麼知道呀。每回相親都不了了之,要急死我們呀』

「我真的想追的又追不著,也是沒辦法的事兒嘛。」

『唉呀,你就不會送送禮物,多約她出去嗎』

「約不出去怎麼辦呀。」

『約不出去就相親去!!

「啊又相親呀。」

『我告訴你,都卅歲了,再不結個婚抱個孫子,怎麼對的起列祖列宗呀。』

真搞不懂,抱個孫子是那麼重要嗎一想到家裡著急的樣子,就讓我開始覺得茫然。結婚,連個影子都找不到呢。

又開始了正常上班的日子,英勇的三軍將士,依舊不畏艱困的找那幾位大美女約會。辦公室的八卦,也未曾稍減。去了趟日本之後,變的和璀文十分有聊,雖不算是她男友,卻常在下班後一起吃飯聊天,假日一起逛街遠足,兩人似乎變成了很好的朋友。

璀文一直三令五申,要我乖乖的做她普通朋友就好,然而我心裡想的卻是,如何由普通朋友做進一步發展。所以常常下班後到她宿舍泡茶聊天,順便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。

曾經,許多次曾經,和璀文在一起是那麼的自然,自然到讓我誤以為她會有一天變成我真正的女朋友。

  一直到某一天,她很開心的告訴我,她前男友放棄了新的女朋友,決定和她重修舊好。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複雜,我不希望會影響到她的幸福,所以裝著十分開心的,祝福她又和男友在一起。

於是,我開始找工作,想要離開這家公司,換個全新的環境。

幸好在外工作許多年,認識不少人,許多舊識都很熱心的介紹新工作給我。

所以在一個星期之內,就把工作找好了。依公司規定,離職必需在一個月前提出,因此我得要多待一個月。

這一個月裡,我盡量的不要去找璀文,希望她能和舊男友開開心心的,不要又惹出什麼是非。其它同仁見著我要離職,一個一個都往璀文身上猜原因。我並不希望給她太多困擾,只好忙著說新工作待遇比較好,人往銀子多的地方去工作。

回到一個人的日子,心裡總是多了分寂莫。先前差一點能追到璀文,竟然她舊男友又回心轉意。想一想,她們七年的情感,畢竟不是那麼好割捨的,我一個局外人,還能說什麼。

看著璀文開心的樣子,只希望她們莫生波折。璀文則或許感受到我小小的哀傷,三不五時的會來探望我一下,偶爾下班後沒事,還是會找我吃個晚餐,聊聊天。見不著她會想她,見著她又怕日後會更想她。她很好心的沒事兒想陪我解悶兒,她知道我很喜歡她,我卻得裝作若無其事。有時想想,真苦。

在公司裡最後的兩個禮拜,我決定把剩下的十天特休用完,好好的出去渡個假。把頭髮剪了,換個清爽的小平頭。希望全新的工作,讓我變成全新的人。

再回到公司的時後,已經是離職日了。忙著四處簽辦離職手續,順便打包個人雜物。回想起這些工作伙伴們,和他們融洽的相處了這幾年,真是有點依依不捨。

這工廠還在平地時我就到職了,一瓦一木的看著它蓋起來。一個一個不同的單位,都有熟悉的朋友。我忙著一間一間的去打招呼,順便接受他們的祝福。見到一個老同學,紅著眼睛問我是否能不要離職,真令人感傷。

快離開公司了,我再一次走向大廳,想找璀文說聲再會,她竟然請假。還能怎樣我想著。連最後一天都見不著她,或許真的是沒有緣份吧。希望她的影子,能活在我記憶裡。

 帶著不捨的心離開了公司,晚上是部門同仁幫我舉辦的送別會。好希望能在送別會上見著璀文,可惜我失望了。

由於我是資深員工,上至副總下到秘書小姐都有過來聚餐。許多人都準備了小小的禮物送我,不論我走到何處,我永遠會懷念著與大家共處的日子。

酒足飯飽,餐廳裡迴盪著琴師現場彈奏的樂音。IBM就嚷著要我也彈兩曲兒,讓大家開心一下。

想想也好,別離的感傷我說不出口,就讓我的指尖告訴大家吧。

一面彈一面想著過去的點點滴滴,不論是八卦還是工作,我都熱愛著大家。

不自主的,彈到別離曲。離別時,還有其它的曲子能表達我的心情嗎可惜呀,

好想再見著璀文,讓她聽聽我彈的曲子,不由自主的溼了眼,琴鍵也模糊起來。

一曲彈罷,竟沒有掌聲出現,是我彈不好嗎

忽然覺得一隻手搭在肩上,耳畔傳來熟悉的聲音。

『你不在的這幾天,我才發現我的心被你這死傢伙偷走了。』

璀文俏皮的在耳邊輕聲的說著。

我腦中轟然一片空白,不敢回頭看她,不知她的意思是什麼。

璀文則輕輕的拉著我的手,把我帶到同事們面前。這是我第一次拉到她的手。

『來,大家來幫我男朋友拍拍手吧!

不知哪來的勇氣,我抱起璀文,開心的笑著,耳邊傳來同事熱鬧的鼓掌聲,口哨聲。兩行熱淚終於奪眶而出。

 好丟臉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