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整理好思緒,看著她雪白的食指彈下了黑鍵,鋼琴傳來清脆的音色,聽得讓人一陣酥麻。我左手立即接上去,兩人一起演奏,旋律優美動人。由於我坐左邊,而鋼琴的踏板在她的右腳,卻是要我負責踏,所以我必需坐得離她很近,不自覺地,我的右手摟住了她的腰。鼻尖傳來她身上陣陣幽香,身體感受到她的體溫,耳畔有著柔美的樂音,真是快樂極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曲彈畢,我才發現兩人的臉離的好近好近。我看著她,長長的睫毛,嫩紅的雙頰,雪白的肩,迷人極了,情不自禁地偷親了她臉頰一下。她紅著臉,氣鼓鼓地說著:『我欠你的,就當做還清了吧!』。叩的一聲,腦袋被她敲了個包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對啦對啦,我看你星五乾脆來幫我伴奏好啦!醬子我可以省點事說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個嘛..我和朋友約了要去北海岸釣魚耶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嘖嘖,又要釣魚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咳!要不是你向人家丟臭螺,我就可以蹲在旁邊漁港釣魚啦,還說咧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唉喲,別那麼小氣嘛..』她眨著眼睛,兩手抓著我的手臂搖呀搖的:『幫幫忙嘛..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個嘛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醬子,你答應幫我伴奏的話嘛,我就...』Kates歪著腦袋思考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又要玩親親是不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少臭美!ㄌㄩㄟ~~』,她扮了個鬼臉,『如果你幫我伴奏,我星六陪你釣魚好啦!』

 

        咦,這丫頭換了花樣,我也不干示弱:「好哇,勾勾手,嘿嘿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勾就勾!小呆做見證!』她伸手出來,兩人勾了一下小指。小呆貓傻呼呼地看著我們,似懂非懂地喵了一聲,還不忘舔了一下爪子。眼見時間已晚,我送Kates回家。荒郊小鎮夜涼如水,人行稀少,只有幾隻野犬在路邊吹著嘹亮的狗螺。兩個人一面走一面打打鬧鬧的,倒也愜意快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以後數日,Kates下班後都會來我家練唱,順便玩貓。時間過的很快,轉眼之間就到了校慶晚會。學校請來了外面的主持人,以及一些所謂的偶像團體,邀請全校師生參加。晚會在學校操場露天舉辦,好不熱鬧。這年頭學校是很難經營的,為了讓學生增加向心力,以減緩學生休退學意願,校方總是會費盡心力的安排課外活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由於Kates代表她部門上台演出,一整天都神經兮兮的,甚至一下班就要我飆車載她回家換衣服。只見Kates一套套的名牌洋裝都穿出來,而且還要和我穿的衣服比較一下,一定要找出最能展現她本錢又能和我搭上的衣服才肯罷休。由於我只有一套黑西裝能穿,於是她千挑萬選地,找了套黑色絨布質料的露背高叉短裙性感小禮服出來,襯著雪白的肌膚,明豔無方。雖然天天都能看到美女,見著她的模樣兒,依舊讓人目光為之一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回到現場,由於有專業的主持人在帶動,整個會場的氣氛極為熱烈。Kates卻極為緊張,坐立難安。看到她神經緊繃的樣子,真擔心到時會唱不出來,於是我一面輕輕地拍著她的背一面握著她的手,哄著叫她放輕鬆一些。其實當老師當久了之後,根本不怕上台,叫我站在一萬個人前面也不會怎樣。只見四週傳來羨慕的眼光,緊盯著我輕拍著她背的手,我才突然想起來她穿的是露背禮服。唉,一不小心我又多啃了幾粒豆腐,真是好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現在我們邀請Kates小姐為我們帶來動聽的曲子,幫她伴奏的是本校sambad老師..」主持人在台上召喚著我們,強力探照燈瞬時打了過來,我連忙牽著Kates的手站起來,『老師加油~~』「師母加油~~」,四週報以熱烈掌聲以及口哨聲。兩人走到台上,手牽著手向大家一鞠躬。我環顧四週,台下竟有寶貝學生拉出紅布條『XX系X年X班全體同學敬祝sambad老師與師母大人演出成功』,還不忘揮著小旗子向我們招手,幾位八卦同學也忙著在台下用數位相機拼命拍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主持人看到了台下的紅布條,誤以為Kates真的是我老婆,忙著加油添醋的說什麼郎才女貎還是豺狼虎豹有的沒的。我則是笑嘻嘻地看著Kates,瞧她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,氣鼓鼓的說不出話來。主持人吹噓已畢,我坐到演唱台邊的數位鋼琴前面,與Kates交換了一下眼神,她點了點頭。我彈出前奏,台上燈光熄滅,放出乾冰煙霧。Kates戰戰競競地唱出了第一句歌詞,說時遲那時快,台下突然鴉雀無聲。我瞄了一眼台下,學生們嘴巴開開,口吐白沫,雞母皮掉了一地。台上工作人員也倒了幾個,剩下一個沒倒的,死命地往音響控制器那邊要爬過去,想要把擴音器關掉。我手指一歪,差點連手都扭到。原來Kates太過緊張,一開口就五音不全,偏偏擴音器又太大聲,好好一條曲子竟然變成魔音穿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曲唱畢,台上台下一片東倒西歪,眾人無助地躺在地上抽搐,四週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。Kates也知道自己唱得很差,幾乎快哭了出來。我趕忙把她拉下台去,匆匆逃去停車場,此時她才哇的一聲哭出來:『怎麼辦..人家唱得好爛,下週不敢去學校了啦..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別擔心啦,還有人唱的更差說..像我呀,連上去唱歌都不敢,妳算唱的很好了啦..」我摸了一下鼻子,幸好沒變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老實說,看到女生在眼前哭,真是讓人束手無策。尤其我又不會哄女生,一時慌了手腳,愈哄她反而哭的愈大聲。遠處一些學生聽到哭聲,賊頭賊腦的往這兒指指點點的,還有人連滾帶爬的往學校警衛室跑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眼見大事不妙,一時急中生智:「噓~~別哭,小心變醜唷~~小心哭出黑眼圈唷~~妳看,妳睫毛膏都溶化了,好可怕唷~~」這招果然有效,Kates立即停住不哭,睜著圓圓的眼睛:『真的?有嗎?』,忙著掏出鏡子立刻補妝。唉,這丫頭果然最愛漂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你!!!!』她惡狠狠地搥了我一拳,『你欺負我!!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小姐呀,妳看看,」我指著遠處指指點點的學生,「妳看他們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一看,竟然那麼多人在偷看她哭,嚇了一跳,忙著躲進車子裡去。於是只好一面開車一面哄她,往回家的路上而去。女人嘛,哭起來的時候往往你愈哄就愈會哭,我則是束手無策,完全拿她沒辦法。無意間,瞄到了鎮上最著名的『冰鎮雞腳』,趕忙把車停下來,買了兩包雞腳丫回來。Kates見著了雞腳丫,一時倒也忘了還沒哭夠本這件事兒,抓起來就往嘴裡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現在要回去了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搖搖頭:『我想出去透透氣說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呃..妳想去哪兒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哪兒都好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想了一下,咱們這個小鎮根本沒什麼地方好逛:「妳打算逛多久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半夜十二點前回去就可以了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..要不要去河口看夜景,順便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順便什麼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有點心虛:「順便釣個魚好啦」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啃完了一根雞腳丫:『也好,反正答應過要陪你釣魚。』,順手拿起第二根,『對吼,今天穿的衣服不好釣魚,我先回去換一下好了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咱們在街上胡亂買了些吃的喝的,然後到黑心釣具行買了一些螺子和小金魚,將Kates載回家換衣服。沒料著這丫頭不改愛漂亮本性,穿著運動短裙踩個小短靴就要出門,害我差點沒噴鼻血。向阿伯報備之後,不一會兒,兩人來到河口處。

 

咱們小鎮南邊有個河流,河口大橋側下方有一片稍微延伸至河道當中的水泥平台,做為在地漁民作業場所。這個平台大小約略可以停十台小客車,不但地方廣敞有小路燈可以照明,且可遠望對面街道以及三座跨河大橋,點點燈火別有一番風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拿了張釣魚椅出來先讓Kates坐下,順便點了盞釣魚燈,扛了一個釣魚冰箱出來當茶几,先把吃喝的東西放好,才開始傳釣組。此釣場是個離岸約卅米的流溝,漲水時大黑牛都會沿著流溝一路吃到上游去。釣法則是以輕型投竿釣沉底,或是以長標釣螺均可。還記得上回有人弄斷我的寶貝釣竿,這次學乖,傳了兩組輕投竿,以免遭到意外慘禍。我曾在此親眼目睹五斤級老牛出水,漁港被封之後經常選擇這裡下竿。

 

釣老牛的方法有千百種,在地仔往往會用一條3至4號左右的子線,相距約3公分左右在尾端一次綁上兩門鉤子,然後以小豆仔為餌,兩門鉤子一個鉤魚頭另一個鉤魚尾,採拋投沉底的方式做釣。而仙角們多半喜歡用死去一段時間快要臭掉的豆仔魚,效果遠比活跳跳的豆仔更為強勁。由於一時找不著小豆仔,故這回採用金魚做餌,雖然效果較差,但以往也常靠它拐到一些老牛。我在標點處打了些螺子當誘餌,由於潮水時間尚早,拋好竿後兩人坐著聊天,懶得顧釣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心情還是不大穩定,一臉煩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唉喲,妳還在為唱不好的事情煩惱呀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嗚嗚~~星一人家不敢去上班了啦..』Kates假哭了一下,十分可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別緊張啦,一些偶像歌星唱現場也是五音不全。」我忙著舉了好幾個例子,像是某個學音樂出身的偶象天后,我上回在電視看到她現場演唱會也是差點沒口吐白沫。「和你說啦,現在電腦科技進步,妳剛才唱的讓人加工後照樣可以出唱片咧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咁嘸影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當然是真的啦,妳唱現場比那個小天后唱的好了啦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她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我:『真的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舉起手來:「我發誓..」,我發誓Kates唱的比較差。「我和妳說,搞不好還可以設計一個電腦程式,讓現場演唱會的麥克風連到電腦上,然後自動調整音高,醬子就永遠不怕走音啦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嘖嘖,你先寫一個出來,搞不好可以賺不少錢說..』

 

        她看起來似乎心情好了一點兒,此時釣竿點了一下,「妳的有魚來吃了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真的?』她順手抓著釣竿就要往回捲。我阻止她,「等一下,妳看竿子大力被拖下去時再捲線回來就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今天魚訊有點貓,不乾不脆的,竿尾只輕輕點了幾次,看起來不像是大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不管了啦~~』,Kates一臉不耐煩地揚竿,『哇~~』,竟然真的中魚。把它捲回來之後,原來是條巴掌大的小牛。『你看吧,早就有魚了啦,還是本姑娘厲害吼..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是是...還不是我拋的竿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啍!下回我來拋!』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一聽,這可不是鬧著玩的,上回弄斷一根竿子,這回讓她拋甩竿,萬一被二兩鉛打中可能大好玩:「不啦不啦,還是我來拋就好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不要!本姑娘也會拋!以前和阿爸釣魚時早就玩過這東西啦..』

 

        拗不過她,只好掛了一條魚上去。只聽到咻的一聲,竟然拋出去了,可惜放線角度不對,只拋了十幾公尺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elikh
  • 好-康-達-人-誌 痞客幫開張

    版主大大你好,經過此地跟你問候一聲
    好-康-達-人-誌 痞客幫開張了
    有空請大家多來我的部落格走走^^
    http://elikh.pixnet.net/blog

    開放討論
    1.兩天兩夜只靠高捷遊高雄~請各位大大幫忙!!
    2.宇宙無敵小豬豬●○●問高雄左營或高雄火車站
    附近有什麼評價不錯又便宜可休息(安全沒事故過的)的旅館?
    因為不是當地人,想去探海軍說~有誰願意幫幫她宇宙無敵小豬豬)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