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不不,哪有可能是我?」我忙著揮手,往身後瞄了一眼,只見阿伯左顧右盻,Kates卻偷偷歪了根小指頭指著她爹。可惡的死老頭,竟然踹我出來揹黑鍋;不孝的Kates,竟然出賣她爹!

 

        長官大人惡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,「那你倒說看看,是誰先動手的呀?」,桌上幾隻打瞌睡的刺龜被嚇醒又鼓了起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..這個嘛..」這種陷害人的事情我做不出來,但不說出來恐怕換我倒大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瞧見一位我教過的在職專班學生大刺刺地走進來,長官大人看到他立刻眉開眼笑:「魚立委呀,哪陣風把您吹來啦?來人,快上茶!」順手拿了張椅子給他坐。

 

魚立委:「這還用問嗎?我當然是來關心選民的。」

 

喵的,這死傢伙,書不好好唸,何時選上立委我都不知道。突然想到上學期才當了他一科,這回大大不妙,忙著想找個地方躲一下。

 

sambad老師您好呀,怎麼您也在這兒呀?」想躲躲不掉,還是被他看到了。

 

「我只是蹲在堤上釣魚,沒想到糊里糊塗地就被他們抓來啦。」

 

魚立委瞄了一下長官大人:「這位是我老師,您是不是抓錯人啦?嗯?」

 

長官大人一面陪笑一面說著:「這個這個,我想是誤會,誤會嘛,我們只是把在場的人一起請來局裡,想要好好瞭解一下事情經過,這位老師是證人嘛。」,一面使個眼色,叫一位條兄拿了張椅子給我。

 

被臭螺打中的漁民看到這狀況十分不爽:「喂,魚立委呀,當時我也有投你一票呀,你現在要坦護那些死釣魚仔的話,小心我發動全體漁民下次選舉不投給你!」

 

「沒錯!你要替我們說話,叫那些豎仔不准在漁港釣魚!」「沒錯!」「打死釣魚的!」在場漁夫們開始鼓噪了起來。

 

「媽的,我也有投魚立委一票呀!你怎麼不叫那些死放網的到別處放網呀!小心我叫鄉親下回改投別人。」「對呀!死放網的在堤邊下網子有沒犯法呀?」釣友那一派也開始叫罵起來。之前到的那些民意代表真不愧是有選舉過的,每一個都在推太極拳完全不受雙方叫罵的影響,與立委互相寒喧了起來,一團和氣。由於場面陷入混亂,最後決議兩造各推一位代表出來。此時四國鼎立,一方由漁會會長帶頭,一方由刺龍刺鳳的大哥帶頭,另一方則是民意代表在研究哪一邊的選票比較多。由於之前長官大人改口說我是『証人』,所以最後一方是我,做為刺龜臭螺等一干證人證物代表。

 

四方代表到會客室一面喝茶一面談判,一方為漁民爭取權益,一方為釣友爭取釣權,一方在爭取選票,最後一方則在爭取臭螺與刺龜免於恐懼的自由,正所謂『和平、奮鬥、救臭螺』,好個螺父!不過嘛,對幹雙方說些什麼我沒什麼興趣,只關心是否能順利脫身,不要又改列為現行犯。大家各懷鬼胎各自表述,始終沒什麼交集,長官大人見大家臉紅脖子粗的不是辦法,決定先中場休息一下。

 

我溜到派出所門口,天呀,雙方家屬均已趕來,有人拉起白布條,有人準備臭雞蛋,還有人連冥紙都扛來了,好不熱鬧。人群中竟然還有幾個是我學生,其中有兩個站在不同陣營的互相眉來眼去,仔細一看,竟然是前兩天在公園裡玩親親的那兩個。我走去男學生那兒,「老輸好~~老輸怎麼在這邊?」男同學順口叫了一聲。

 

「這還用問嗎?偶當然是來關心學生的呀,阿咧你怎麼來啦?」

 

「阮爸被人抓來啦。」

 

「你爸是哪一位?」

 

「是那個漁會會長啦。」

 

「了解,那你女朋友怎麼也來啦?」

 

「不知道呀,老輸,你幫我問問。」

 

「好啦好啦,我去瞧瞧。」

 

於是我走去女學生那兒,「妳怎麼也來啦?」

 

『我爸又被警察抓啦。』

 

「你爸爸是哪一位呀?」

 

『那邊那一個!』女學生用手指著一粒光頭,原來是老大。

 

「這樣呀,我去幫你們看看怎麼回事吧。」

 

『謝謝老師唷~~』

 

沒想到那班對竟然是漁會會長和老大的小孩,天呀,難道是羅蜜歐與茱麗葉?我轉身回派出所,一面走一面思考脫身之計,此時腦中靈光一閃,跑去找魚同學,對他曉以大義說警方應該要讓雙方家屬代表進場,利用親情攻勢化解雙方恩怨。他想了一會兒,覺得蠻有道理,便去和長官大人溝通。不一會兒,漁會會長以及老大的家屬都被請到派出所裡。

 

此時由於雙方人馬互相叫罵,警方將漁夫安置在交誼廳,將釣客集中在休息室,由橘子兵負責看管。我先找來那對情侶學生,由於他們成績都很爛,不敢讓家裡知道交了異性朋友,怕被挨罵,所以互相都不認識對方家長。我把那兩口子拉到旁邊去,告訴他們說雙方家長目前槓上,若無法化解,則他們日後交往必然會出現問題。小倆口子一聽,只見小男生淚眼汪汪,小女生緊握雙拳,兩人一直拗我幫他們想想辦法。於是我把我的計謀和兩位學生商議妥當,開開心心地帶著他們去找漁會會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阿爸,這是我們班的sambad導師。」男學生見著會長,先向他引見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啊,原來是這死囝仔的老輸哦,拍謝啦,這囝仔不會讀書....」會長開始細數他家小孩不愛唸書的罪狀,我只能在旁邊陪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現在小朋友都這樣子的啦,只是呢,你家囝仔太混了,期中考有一半學科不及格,這樣子不太好喔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我瞭解,是說你們老師也要幫他一下啦,我平常實在太忙,沒空管他,希望老師多多指導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應該的。」我回頭拉了女學生過來,「這查某囝仔是你兒子的女朋友啦,成績很好,我看就叫她平常多照顧你囝仔好了。期中考要不是她有幫你兒子,可能你兒子每一科都當掉咧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樣子呀!」會長看了一下那女學生。女學生忙著向會長打招呼:『阿伯你好~』,還不忘要裝害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呷好,呷好。有水,有古椎。真拍謝咧,死猴囝平常都靠你照顧。以後要多幫忙咧。」會長聽到那丫頭成績好,又會照顧他小孩,眉開眼笑,似乎十分滿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家小孩命好唷,要是交其它女朋友,搞不好早被當到退學了唷。」我忙著補充一下。一夥人磨了一會兒牙,小男生經過我的指導,不忘偷偷和會長說我的女朋友也在場,叫他爹不要太難為人家。然後,我把那兩位學生一起拉去老大那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爸~~你還好吧?怎麼被抓來啦?』女學生一面撒嬌一面向她爹說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銬,被死抓魚的拿刺龜打到,還要把我抓來,有夠沒天理!」老大一面摸著光頭一面說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爸~~你不要緊吧?』女學生一面幫她爹秀秀,一面幫我引見:『這是我導師sambad啦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樣子呀?老師好呀!拍謝拍謝!」老大一聽到我是他女兒的老師,態度立刻不同,「老師呀,你要幫幫忙啦,阮查某囝仔成績有夠壞,會不會被退學呀?」

 

    「她要是不用功一點,可能真的會被退學喔。我也只能盡力叫她用功,但是你這當爸爸的也要管嚴一點才可以呀。」

 

    「我知啦,但是說我事業比較大,時間比較少嘛。」

 

    「你女兒命好唷,交了這個男朋友。」我順手把男同學拉過來,「成績又好,又會照顧人。你女兒要不是有他教一下,搞不好早就當到被退學了咧。」於是我就咕嚕咕嚕的向老大推薦這個小男生,顯然老大也對他十分滿意。只見女學生不住地偷笑,看起來似乎狀況不錯。當然,女同學也經過我的指導,也和她爹說我的女朋友和未來的老丈人都在場,千萬不要拖人家下水等等。三人磨了一會兒牙,長官大人叫家屬們先離開,四方代表再度坐下來會談。此時狀況大不相同,每個人見到我都畢恭畢敬的,眼見臭螺刺龜翻身有望,我神采飛揚,好不得意。

 

    談了一會兒,打架雙方依舊沒有交集,我卻不想再耗下去:「各位呀,由於我明天一早有課,所以可能要先回去備課,以免學生權益受損。」眾人一致點頭稱是。

 

    長官大人發了話兒:「老師,那您先回去吧,剩下的就交給我們警方處理吧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,那我要先走了。」我隨口應著,眾人一起送我出來外面。「啊,對了,另外那兩個..」我指了一下Kates和阿伯,「能不能和我一起走呀?」

 

    長官大人:「這個嘛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吃了臭螺的漁夫看到這狀況極度不爽,歪著頭看著Kates:「可是..剛才好像是那女的..」。此時Kates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顯然很擔心被抓出來的樣子。

 

    「嗯?」漁會會長狠狠地瞪了那漁夫一眼,「這是我們老師的女朋友,應該和你們打架沒關係吧?嗯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漁夫一看,竟然他們家老大也在幫Kates撐腰,一臉大便:「這...當然沒關係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見機不可失,笑嘻嘻地走去Kates旁邊,摟著她的腰,「我和我女朋友一起去釣魚罷了嘛,你們看,她像是會動手打人的樣子嗎?」Kates啞貓吃黃蓮,有苦喵不出,伸手在我背後惡狠狠地捏了一把。漁會會長、老大、以及魚立委等聽了我話後一致搖頭,其它好漢看了這狀況都不敢搭話兒。於是我寒喧了幾句,牽著Kates的手和阿伯一起離開派出所。至於羅蜜歐與茱麗葉的事兒,就留給他們私下解決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嘿嘿,能全身而退的感覺真好!

 

        離開了派出所,阿伯勾著我的肩膀:「老輸呀,你什麼時候拐了我女兒呀?偶都不知唷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.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阿爸,才沒有這回事咧!別聽他胡說!』Kates氣鼓鼓地說著,還不忘在背後偷踹了我一腳。想想真是好心沒好報,早知道就把他們兩個留在條子窩算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