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了兩天,鴨澤桑親自來到我家,拿了新釣竿給我。當我將拿斷竿給他時,上面竟然還有Kates的雞腳丫印子沾在上面。呆蛙做事很小心,收回了我的出廠序號牌,拿了張新的給我。聽說由於那釣竿太貴,多半的人不敢拿出去釣魚,就算拿出去釣魚也小心翼翼,連大魚都不敢硬拼,這回竟然會被人搞斷,連呆蛙總廠也感到不可思議。也因為斷竿不花一毛錢就能換一個新的,一時心情大好,連媽祖娘娘都忘了拜,直奔防波堤上釣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到了堤上,只見老面孔們一個一個目光呆滯,肯定龜神罩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么壽唷,老輸,你看,岸邊都是網子,今天沒效了。」阿伯嘴上刁著煙,手指著離岸不到十公尺的魚網。難道是Kates拉到老牛的消息傳到漁民耳朵裡,竟然直接把網子牽到這裡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啊,沒的救了沒的救了。」眾人你一言我一句,有的互推代表要去海裡游泳剪魚網,更有人詛咒那些放魚網的生小孩沒屁眼。不一會兒,背後突然有人冒了一句話兒出來:『唉唷,釣不到魚是自己技術太差,就別怨東怨西了啦。』回頭一看,原來是Kates聽說她老爸火冒三丈,趕忙送阿比和小菜過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阿伯原本罵得口沫橫飛,一看到阿比和小菜,倒也悶不吭聲的坐下來邊吃邊喝,還不忘叫我過去一起鬼扯。Kates則一臉想要拿我的釣竿大展雌威,我哪有可能再冒斷竿之險,死也不借。兩人拉拉扯扯的,差點沒跌到海裡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個少年仔突然大喊:「X的,竟然在這裡放魚網,你不想活了唷!」原來是漁民好死不死開了小筏子來收魚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銬么,這魚是你的呀?漁港是給漁民用的,不是給你們釣魚用的!小心我們叫海巡仔把你們趕走,讓你們永遠沒魚可釣。」筏上漁夫對著岸上嗆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X!有本事你再說看看!」「你老師的,有種跳下海呀!」堤上堤下三字經出口,互相叫罵。你們知道的,我當老師很容易被人問候,此時身份敏感,不便發言,只能快快把釣竿收好,以免到時又被什麼東西敲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喂,死要魚的,你們在港邊架網子是犯法的唷!』Kates被吵的受不了站出來幫阿伯開罵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死肥婆,也不照照鏡子,妳來魚都被你嚇跑啦,乖乖回家洗衣服啦!」筏上一個漁民順口嗆聲回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什麼?你說我什麼?你.找.死!』呼的一聲,Kates撿起一罐阿比空瓶往筏上丟去。只見那漁夫往旁邊一跳:「打不到~打不到~死肥豬~」,空瓶沒打到他,倒是敲昏了筏上幾隻刺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自恃美貌,難以忍受別人說她醜。順手撿起阿伯的誘餌瓢子,抄著螺子打過去,今天港邊的黑心釣具行賣的螺子品質甚差,一堆死掉的也敢拿出來,奇臭無比。螺子像雨點似地打在漁夫身上,還有幾粒打他進嘴裡。「銬!」,漁夫吐出兩粒螺子,極度不爽,順手撿起一隻胖嘟嘟的成丁仔往上丟,沒想到竟筆直朝我飛來。幸好我反應夠快,往下一蹲,身後傳來一聲慘叫。原來成丁仔飛下堤去,擊中一對約會中的小情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馬的,我操!」一個少年仔看到這個狀況,拿起啤酒罐往下丟。漁夫也不干示弱地隨手撿起刺龜、成丁仔往堤上K,最後竟想到將變身苦當飛盤往堤上拋去,殺傷力強勁。混亂中,一隻肥美的刺龜擊中一位在旁看戲老兄光溜溜的腦袋,斷了幾根刺在他頭上。只見他將上衣一脫,全身刺龍刺鳳,在夜空中發出閃耀的光芒:「好膽嘜走!」他拿起手機嘰哩咕嚕的叫兄弟過來,「有種別閃!」海裡的漁夫也拿起無線電,叫其它友船過來支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此時我四面張望一下,阿伯竟然不見了。低頭一看,原來他拿我當擋箭牌,蹲在我身後吃小菜,他身後則躲著Kates,賊頭賊腦的一面觀戰一面啃著雞腳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一會兒,海中漁火一一駛近,數十艘大小漁船在堤外集結,有的漁夫拿著明晃晃的魚槍魚叉出來,有的拿著炸魚用的炸彈在耀武揚威。而堤下則來了幾輛黑頭車,出來一群黑衣兄弟,跑到堤上。看來那個刺龍刺鳳的老大還蠻窮的,手下弟兄只拿著棍棒小刀,就是沒那種會噴火的雞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眼見雙方戰火一觸即發,我忙著叫阿伯和Kates快點繞跑,免遭意外慘禍。三人才下了堤,往外溜了十幾公尺,竟然遇著大隊橘子兵殺來。帶頭的橘子老大喊著:「不許動!統統帶回去!」,兩個小兵立刻前來扣押我們三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此時頭上飛來了三五台直昇機,海上也殺來了四五艘海巡艦,海陸空全面大包抄,將一群釣客,一群漁夫,統統押到港邊的小派出所裡。好死不死,我也在那一群人裡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到派出所時,芒果日報的記者已守候多時,忙著找大家合影留念。不一會兒,人犯陸續帶到,一個長條桌上擺滿了各式呈堂證物:數十斤臭螺,各式有毒魚類數尾,以及幾罐阿比。其中還有一條肥美的刺龜,腦袋上斷了三根刺,氣鼓鼓地瞪著老大的光頭猛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此時一位長官狀人物,以及幾位民代一起到了派出所,長官大人發了話兒:「你們說,是誰先動手的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一位漁民對著咱們瞄來瞄去,沒料著身後突然有人踹了我一腳,害我往前站了兩步。長官大人歪著脖子看著我:「是你先動手的?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