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這樣子呀,那叫阮查某囝仔送你回去好啦。』阿母轉身叫Kates送我回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酒喝多走路不穩,一路靠Kates扶著才勉強不會跌到陰溝裡去。由於時間不算很晚,學生們下課後吃飽喝足,有的在路邊逗狗玩,有的在市區裡逛街,有的在公園裡玩親親,就是沒有人乖乖在家讀書。公園裡玩親親那對同學親得欲仙欲死時,女學生不小心張開眼睛,竟然看到我被美女拉著,趕忙叫她小男友回頭看一下,還不忘對著咱們大喊一聲:『老師!你交女朋友了唷~~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『死丫頭,你不想活啦!小心我叫老師把妳當掉!』 Kates手叉著腰,一臉要那學生走著瞧的樣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老師,別害羞嘛~」女學生的小男友忙著搭腔。那兩個傢伙是班對,每回上課都要卿卿我我,有時種草莓的聲音吵到比我講課的聲音還大,想不記得他們也有點難。『對嘛,老師,來,像醬子~』女學生一面說一面嘟起嘴巴,小男友順勢親下去。啵的一聲,好響!真不愧是班對,合作無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懶得理他們,紅著臉兒氣鼓鼓地拉著我往旁邊走掉,身後還不時傳來那小倆口子的竊笑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一會兒來到了我家,兩人一起進屋。推開門時只見我家呆貓蹲在門口迎接,還不忘喵嗚一聲找人撒嬌。它是一隻虎斑折耳貓,模樣非常可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好可愛的貓咪唷。』Kates蹲下來摸它,『是公的還母的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它是小母喵,叫做小呆,還會握手唷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有影嗎?還會握手唷?』Kates伸手出去,阿呆立刻把小貓爪伸出來。『哇,好聰明唷~~』Kates伸手拼命握它,還不時要叫它換手。可是小呆貓的臉愈來愈臭,好像Kates欠它幾百萬似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喂,你握完手一定要拿貓餅干餵它啦,不然它會和你生氣唷。」我伸手拿了一包貓餅干過去。其實這隻貓咪已經接受我嚴格訓練,舉凡握手坐下還是翻肚皮都會,只是你一定得餵它吃貓零嘴,否則它會翻臉不認人。幾乎所有來我家裡做客的同事,都一定會找小呆玩耍。Kates也不例外,和小呆玩的很開心,幾乎忘了回家。我則是利用這段時間泡了杯濃茶,在沙發上小坐,好讓酒醒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對啦對啦,既然到了你家,就讓我四面參觀一下。』Kates玩貓玩膩了,站起來四面張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哇,妳到處看看沒有關係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由於我怕小呆到處亂跑,所以家裡每個房間門都是關著的。Kates於是老實不客氣地把房間門一間一間打看,慢條斯理地東張西望,一臉想買房子的樣子,還不忘對我家的裝潢指指點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臥室、書房、廚房都參觀完畢後,只剩一間房間沒看。「好啦,我家就差不多是醬子啦。」另一間房間我不是很喜歡讓人參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咦,還有一間耶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間還不是一樣,沒什麼好看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是唷?不想讓我看吼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真的沒什麼好看哇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Sambad老師,你是不是金屋藏嬌呀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哪有可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還是說你那間房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呀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才沒咧,我是怕小呆亂跑嘛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我知道了,你不會在家裡開毒品工廠還是地下兵工廠吧,被我猜對了吼!被我猜對了吼!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聽你在做夢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老實不客氣地把房門一開:『哇!』,吐一根舌頭,『哇哈哈,笑死人了,你在賣鋼琴呀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其實那是我的鋼琴室,裡面擺了一台史坦威三號演奏琴,由於價值不菲,我都把它擦得亮晶晶的,很討厭被人東摸西摸,連小呆都不准在房間出沒。Kates把琴板當鏡子,扮了個鬼臉,『真漂亮呀,多少錢呀?』,順便伸手摸了一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個嘛..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多少錢呀?』她眨著眼睛,用肩膀頂了我一下,顯然對這台琴的價錢十分有興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差不多..差不多..這個嘛..全新的差不多價值妳十年份的薪水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吐了根舌頭,『聽你在唬!哪有可能那麼貴!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演奏用的,當然貴囉。何況我買二手的,比較便宜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唉~~』她哀怨的嘆了一口氣,『鋼琴呀,你好可憐唷,被一個不會彈琴的豎仔糟踏。又不是演奏家,要那麼貴的鋼琴做什麼?你說對不對吼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嘖嘖嘖,不是鋼琴家就不能買好琴呀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對呀對呀,就像是不會釣魚的人買那麼好的竿子做蝦米!』她手指著我放在房間一角的斷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愈想愈火大,喵的,竿子會斷都是她害的;「比你會釣魚就好啦!啍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唉喲Sambad老師呀,你別忘啦,昨天是誰釣的魚最大呀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喲,是誰把竿子弄斷的呀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唉~我也沒辦法呀,誰叫我釣的魚那麼大呀。喔吼吼吼~~』死丫頭掩嘴而笑,三八!問題是,那麼大尾的黑牛在堤上很久都沒出現過了,連阿伯都釣輸她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照你的說法,不是賽車手不能買跑車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噢,果然是老師,好聰明唷。你答對囉!』她拍著手兒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照你的說法,不是美女就不能買香奈兒套裝囉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喔吼吼吼~~死相!說人家漂亮,人家會不好意思ㄋㄟ~~』她拍了我一下,在房間裡像跳芭蕾舞似地轉了一圈。『唉,真不好意思唷~香奈兒應該找我去當模特兒的,搞不好本小姐心情一好,會算他們便宜一點的唷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這..連我都搭不下話兒了。可惡,要不是我多喝了兩杯,哪有可能鬥嘴鬥輸她?算了,好男不跟女鬥!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倒是得理不饒人,『老師呀,不是我說你啦,不會彈琴就買電子琴啦,不會釣魚就乖乖的用竹竿啦。景氣那麼差,不要太浪費唷。唉,搞不好鋼琴都彈輸我唷~看你尖嘴猴腮的,一臉就是不會彈琴的樣子。會彈琴的人呀,一定都像我那麼有氣質的啦~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是是,Kates小姐請露一手借我瞧瞧吧。」我打開琴蓋,把演奏椅拉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死相!沒看到我有留指甲呀?怎麼彈琴?你欺負我唷!』她把手伸出來,張牙舞爪似的留了很長的指甲,真懷疑在辦公室裡要怎麼打電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唷,都留了指甲,我就不相信你會彈琴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這你就不知道啦,小學三年級時我還參加過鋼琴比賽咧!』只見她眉毛上揚,一臉很跩的樣子。『唉~~既然你那麼想聽,我就成全你吧。你要是彈得比我差,你以後就叫本小姐師父吧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哇!萬一你輸了咧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哪有可能輸!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萬一輸了咧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我想想..』,她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,『那我就親你一下好啦,算你賺到!』

 

        聽得我差點沒昏倒。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把手放到琴鍵上,很優雅地彈了一條聽了會嘔吐的曲子。那條曲子自從某國強片『我的芭樂女友』的女主角在電影裡彈了之後,一時狂賣,竟然還有人可以拿它出CD片,整張CD全都是那條曲子不同的演奏版本。猜對了嗎?那條曲子的名字叫『卡農』。還記得在電影爆紅之後,每當我經過學校的鋼琴教室旁邊,總是會聽到女學生們在彈它。還記得有個綜藝名人說,由於他太常看到某大名模演的廣告,一打開電視全都是她的廣告,看到會想吐。我也差不多,聽到卡農就想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等她彈完,我也已經口吐白沫。她看到我的樣子倒是十分得意:『怕了吼!怕了吼!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大少奶奶,求求妳別彈它啦。噢!」唉,真是程度太差,害我差點沒把胃酸吐出來。小呆蹲在旁邊,倒先吐了一粒毛球出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來來來,你彈呀,你彈呀,吼~你不會彈吼?有本事彈一條有難度的來給本小姐聽聽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噢!我還真的不會彈卡農。」,我坐到鋼琴前面,想了一會兒,不知該彈什麼好。「彈個練習曲好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哈哈哈,只會彈練習曲唷,快叫我師父吧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想了半天,決定彈蕭邦的豎琴練習曲。那條曲子雖被命名為練習曲,但經常在正式的演奏會上聽到,他是用鋼琴彈出極快的琶音來模擬豎琴的演奏效果,難度頗高。或許是喝了一點小酒,彈得十分盡興,史坦威音效極佳,自己聽了都很感動。一曲彈畢,轉眼一看,她倒是頭低低的,不知想些什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小姐,你欠的親親快點還來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Kates東張西望地說:『有嗎?有嗎?今天天氣很好耶!』,這死丫頭果然想賴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嘿,做人不可以賴帳唷~」我賊忒兮兮地望著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『賴帳會怎樣?』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賴帳會變胖,會胖到一百公斤,走路還會被螞蟻絆倒唷~~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『沒關係,我.不.怕!ㄌㄩㄟ~~』她一面扮鬼臉一面轉身往客廳跑去,小呆搖晃晃地跟在後面,還不忘伸著小爪子想要握手討食物。唉,真是人現眼的貓。等她回去時,小呆已經把肚子吃的圓滾滾的,連爪子都舉不起來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到了學校,只見班上學生一臉曖昧地看著我。下課時,幾個學生跑來,八卦兮兮的詢問老師的新女友。原來學校的BBS上面,早已把昨天我和Kates一起散步的事情傳開。更有人信誓旦旦地說他看到Kates呆在我家,直到第二天清晨才衣衫不整的回家。有的同學說我知人知面不知心,沒想到竟會對學校第一美女伸出魔爪。學校沒別的好處,就是很閒,閒到連貓咪爬到樹上下不來都會成為頭條新聞,何況這種八卦。到了系上,助理小姐也對我指指點點,還不忘提醒要小心教會計的老師,因為我搶了他的夢中情人,難保他不會送我一桶汽油外加一支番仔火。當天下午路過課務組時,Kates好像沒發生什麼事情似的,不忘拿著老牛的巨大牙齒向我示威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