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嗯..

『來,今天讓你睡我床上,我去地上睡睡袋好了。』

「啊這怎麼成我大男生的睡陽台都可以,讓我睡地上好了。」

兩人拉扯半天,還是決定由我睡地板。璀文先去洗澡,我沒有換洗衣物,

只好弄個睡袋在地上先睡了。我睡覺不能沒枕頭,偏偏璀文也只有一個枕頭,拿了兩本書給我枕著,第二天起床時脖子酸痛不已,睡的很糟。

上午看了個醫生,把剩下的牙根拔了出來,醫生說做假牙要花兩萬五千元大洋,順便開了個診斷証明,以及假牙的估價單給我。

璀文送我到公司上班時,已經快中午了。想到兩顆門牙不見,覺得一定醜醜的,所以都不敢開口說話。

才到公司,就聽到同事傳來祝賀聲。原來昨日挨了小日本一拳,酒醒之後,小日本覺得太對不起咱們,二話不說的把約簽了。我則是『因公受傷』,加上『有特殊貢獻』,人事命令發佈,由今日起升為「資深工程師」,含股票廿張,加薪五千元。

人事經理跑來,要我把相關傷事費用列表,由公司支付。

原來挨一拳能讓公司做個幾十億生意,兩顆門牙的代價還真高呀!

回到辦公室後,一狗票同事忙著窮磨牙兒。

IBM:Sam呀,聽說你昨天住璀夕那兒,嘖嘖嘖....

「啊我睡地板,到現在脖子還在酸呢!

Kevin:「聽說你幫璀夕擋酒才被扁的咧,嘿!英雄救美呀..

Lisa:『喲~~挨一拳有廿張股票,薪水多五千喲~~

有夠酸。

我部門經理也走了過來,拍拍我的肩:

Sam,你這回做的不錯,好歹讓公司做成了生意。讓你升資深工程師,也算沒虧待你了。」

「謝謝。」

經理:「既然升官了,總要請客吧!

四周傳來一片叫好之聲,立即討論要去何處吃飯。搞不清楚,我兩門兔牙才被打掉,去請吃飯自己都吃不到什麼。

IBM:「大家等一下!!

我瞧著IBM,不知他又有什麼花樣。

IBM:「璀夕也約過來吧,她可是女主角耶。」

「啊什麼和什麼..

同事們巴不得見著八卦場面,忙著跑去代我約璀夕聚餐。

在另一方面,璀文雖然也加薪三千元,卻為我在她家過夜苦惱著。依照IBM的說法,不少曾經死在璀文裙下的男生,對我恨的牙癢癢的。而且還有不少女同事也對我和璀文的關係,抱持著八卦的態度。

此時徐副總走到我們辦公室裡來。

徐副總:Sam呀,你和Tracy明天打點打點,把護照交給人事,咱們下週一去日本。」

「啊又是同一家呀」

徐副總:「是的,這回要過去敲定特殊規格,並且應邀參觀他們工場。」

「那那那和我有什麼關係」

徐副總:「哈哈,讓他們見到你就會不好意思,所以就不會太刁難囉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子的..

徐副總:「何況這回生意能談成,你和Tracy貢獻也不小,就當公司請你們去日本渡假吧。」

「噢..謝謝副總...去日本哪兒呀要去多久」

徐副總:「去京都那邊,大概兩個禮拜吧。」

然後副總抬起頭來,向大家講話。

徐副總:「大家努力做事呀,公司不會虧待你們的!我先走了..

「副總慢走..

副總離去後,只見大家表情更酸,辦公室裡好像開了醋廠。

Lisa:「去日本玩噢,好好噢..好想去噢..

IBM:「喲,這傢伙,和璀夕去渡假囉。命真好吶..~~我就沒這種命。」

經理:「不錯噢,去渡個假也好,反正你平常也夠忙的了。」

Kevin:「記得要帶土產回來。」

「是的是的,我一定幫大家帶禮物。」

 IBM:「先別廢話,晚上到哪兒吃呀」

討論了半天,大家決定去吃合菜,不知我可憐的牙齒撐的住撐不住。

想到要和璀文去日本,心中浮起莫名的喜悅,最近老覺得看到她就很開心,希望能有機會追追看。

晚上的聚餐,璀文不很想去,但她今天是開我的車來公司,只好到時後再由我把她載回去。

聚餐的話題還是繞著小日本,我,以及璀文的身上打轉。搞不清楚,世上哪來那麼多八卦。

晚上吃的還算不錯,可惜牙齒才被打掉,還有一點痛痛的,不但講話會露風,而且沒法子啃東西。我只好撿一些沒什麼骨頭,或是小塊的肉吃。

IBM:Sam呀,你這回出國,可要把握機會喔。」

「什麼機會」

IBM:「笨!是追Tracy的機會嘛..

「啊什麼和什麼」

璀文:『我和Sam真的沒什麼啦,大家別瞎猜。』

我忙著點頭。

「對呀對呀..Tracy那麼漂漂,不是我追的動的....

Lisa:『那怎麼會三天兩頭都見著你們在一起呀』

「碰巧的嘛..

IBM:「那來那麼多碰巧的呀!

璀文好像聽的有點煩了。

璀文:『我又沒嫁人,和誰交往是我的自由!

大家一聽,每個人都乖乖住嘴,改談其它的話題。我想這種話放出來,明天可能會有更多的八卦。

聚餐之後,我載著璀文回去,見著她不大說話,覺得她可能是在為流言煩惱。

「真是不好意思,這幾天害妳被大家傳了不少八卦。」

『還好啦,早習慣了。』

『我覺得你人不錯,應該能找到比我更好的。』

聽到這種話,就算木頭人也該知道狀況,不禁讓我覺得希望又再度離我而去。

「啊哪兒的話。我以後會多注意,不會去煩妳的。」

『你可別不高興喔。來,笑一個..

「嗯..沒有不高興呀..

 我想我一定是苦笑,張著沒門牙的嘴兒苦笑,樣子鐵定不大好。

『我知道你對我很好,但是我目前想一個人靜一段日子..

說著說著,來到了熟悉的昏暗小巷,見著了枯坐樓下的路犬,目送璀文回到她家。一種酸酸的感覺湧上心頭,不知還會不會再回來這個熟悉的小巷子。

隔了兩天,終於趕在去日本之前,把臨時假牙裝好,聽說要等兩個月才能裝上永久的。辦公室裡的八卦也未曾稍減,只是我不敢再沒事往大廳跑,見著璀文就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了。

終於到了出國的日子,同事們早就把要我帶的東西列表,清單上洋洋灑灑,不知要到哪兒才辦的齊備。傳說中小日本的女生,化妝技術出神入化,能夠化腐朽為神奇,到了日本一定得好好瞧一下。

公司有規定,處長級以上出國能坐商務艙,小工程師只能坐經濟艙。所以就我和璀文蹲在經濟艙裡,我讓她坐在窗口好看風景。原來這是璀文第一次坐飛機,興奮的不得了。

突然飛機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遇到亂流,整個機身往下掉。許多人沒把安全帶綁著,屁股都離開椅子了。幸虧我開車養成綁安全帶的習慣,坐飛機時不把安全帶扣著會不習慣,亂流來了我還安然無恙。

只是其它人可慘了,杯子盤子水果書本錢包護照掉了滿地,連我腦袋都被璀文的蘋果打中,不知有沒有長包包。一旁的璀文則是嚇的臉的白了,抓著我的手不放。

『飛機怎麼會這樣會不會掉下去』

「來,先把安全帶扣好先,飛機遇亂流,是常有的事兒,不必擔心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