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啊連您都知道啦。」

副總:「我看過啦,寫的很好嘛。」

「謝謝,下班時無聊寫的。」

副總:「有空多寫寫呀,記得別寫公司裡的同事呀。」

「是的,我會注意。」

還好咱們總經理是老外,應該不會去看我寫的小說,萬一要我把小說翻成英文就不妙了。我咕噥著跑去找IBM研究,到底是誰在放的話,害我被約談。其實誰放的話我知道,只不過想藉IBM幫我向璀文反應一下,她和秘書團磨牙把我磨到被約談,實在不是我想見到的事兒。而且現在一進公司就有人指指點點,讓我十分不習慣。

 隔沒多久就收到璀文的email,她很鄭重的向我道歉,並且希望請我吃頓飯陪罪,IBM的效率還真是驚人。

於是兩人下班後,就直接由我開車出去吃晚飯。吃飯的時後,才聽她提起原來她才和交往七年的男朋友分了,心情比較糟,當時才會想和我出去見個面。反正我閒著也閒著,就提議吃完飯後出去飆車。

記得古早時後,在那騎著破野狼的時代,同學們都說要找美眉約會,一定得飆車。這樣她們在背後才會抱的緊緊的,可以趁機啃些豆腐。現在我開汽車,飆車純粹就只是為發洩罷了。

開著三千西西的大車,飆起來十分過癮。半夜的二高沒幾台車,只聽到旁邊的璀文大呼小叫,顯得開心極了。

可惜樂極生悲,警察先生悄然掩至,把我們攔到路邊,開了張罰單:時速220公里。三千六百元大洋,只得乖乖繳交國庫。

早知道就應該一路飆到底,偶爾放慢速度就讓警察伯伯追到,平白損失一筆銀子。沒讓警察伯伯追過的人都不知道,像晚上的時後,他們要攔超速時,都不開頭上的閃光燈,由後照鏡裡看起來,彿彷一切都沒事,根本不知有人在追。直到警車跑到你前面之後,才突然嗚警笛,開閃光燈,然後一根紅棒子伸出來,揮一揮,要你到路邊接受國庫徵召。所以深夜飆車,要嘛就一路飆出交流道,千萬不能忽快忽慢,給警察先生可趁之機。

夜深了,想到第二天要上班,被警察伯伯開了罰單之後,立即乖乖把她送回家去。她在外面租房子住,一棟老舊的違章建築,巷道狹窄而陰森。幾隻老狗在她屋子樓下呼呼大睡,偶爾才抬起頭張望我們一下,看有沒有帶食物給牠們。

『今天玩的很開心,真謝謝你。還讓你被開罰單,真是不好意思。』

「不客氣,能和妳出去玩也讓我很開心。紅單子我拿駕照去押著,未必要罰錢,你不必擔心。」

「夜深了,妳先回去休息吧。」

『那掰了。』

「掰。」

望著她一步一步走上樓梯,真是覺得她是我女朋友該有多好。這麼膽小怯懦的我,想要追她,得要有些勇氣。

回了家裡,睡了個不大安穩的覺之後,隔天到了公司還一臉倦容。覺得眼睛澀澀的,我想我一定變熊貓了。

IBM忙著跑來問我昨天約會狀況如何,傳說中璀文沒和任何男生單獨出去過一次以上,所以我昨兒個又和她出去,讓IBM覺得匪夷所思。

IBM:「昨天約會的怎樣啊有沒有進展呀看你一付熊貓臉,玩的很晚很開心吧」

「什麼和什麼嘛,我又沒有要追她。載她去兜風,還被開張罰單,三千六耶。」

IBM:「三千六不算什麼嘛,重點是有沒有進展呀」

IBM擠著眉弄著眼,還不時拿手碰碰我,一臉很哈的樣子。

「沒的事兒,璀夕不會看上我這種人的啦,您放心兒!

瞎掰了一會兒,IBM確認我真的沒進展之後,才怡怡然離去,我猜他鐵定對璀文有意思。

其它同事經過IBM詳盡的解說之後,倒沒怎麼問我。只有秘書團的小姐見著我時,會投以狐疑的眼光。

中午正巧路過大廳,我想我一定是想瞧瞧璀文,才會找機會往大廳跑。見著咱們業務副總,和幾個小日本客戶在大廳七嘴八舌,璀文在櫃檯神色不大開心的樣子。

Tracy,怎麼回事兒呀」

『徐副總說下班後要請日本客戶喝酒,結果他們想要我去做陪,好討厭喔。』

「啊有這樣的事兒陪客戶喝酒,不是總機的責任呀。」

『話是這麼說,副總說近日景氣差,萬一沒接著他們的單子,我們會損失慘重,要我無論如何,一定得想法子去。』

「喔你會想去嗎」

『不想呀,日本人色的要死。』

此時副總走了過來。

徐副總:Sam呀,正巧你也在這兒,聽說最近和某人走的很近嘛。」

「啊有嗎有嗎」

我左顧右盼著。

徐副總:「我看這樣好啦,今兒個晚上就請你和Tracy作陪,幫公司爭取客戶,應酬一下。」

「明天要上班耶,這樣不好吧。」

徐副總:「我去和人事說,明天上午你們公假在家休息好了,這個客戶真的很重要,希望大家配合一下。」

「啊Tracy,你怎麼說..

『算了,陪他們一下,晚上你幫我擋著,我可不喝酒喔。』

「也好..

徐副總:「那..謝謝大家了..

我想,下回要請總機小姐,一定得請貌美而且酒量好,最好是做過特種營業的,以『配合公司需要』。

離下班還早,徐副總就忙著把我和璀文找過去,做一些勤前教育。

徐副總:「今天大家的主要任務,就是讓咱們客戶開心。開心了之後,就會買我們的產品。所以呢,待會兒大家先陪他們吃個飯,然後得到酒店去坐坐。」

「去酒店不太好吧。」

Tracy:『酒店,我女生不方便進去吧。』

徐副總:「你們不必擔心,去那些場所只為了爭取顧客罷了。幾十億元的生意,要是花個幾萬塊交際費就搞定的話,太值得了。」

徐副總:「何況,去酒店不分男女,有錢就能進去。」

拉拉雜雜的扯了半天,反正意思就是不論到哪裡,都要以公司為重,龍潭虎穴都得去。徐副總要我先載著璀文回家,換上撐場面用的性感套裝,然後再趕回公司。下班之後,我載著璀文,副總載著小日本,往煙波飯店前進。

這回前來的小日本,共計三人。一位採購處長,一位技術部門經理,還有一位工程師。由於採購處長最大,璀文得坐在採購處長以及他們經理中間;徐副總坐在採購處長和小日本工程師中間,我則和小日本的工程師排排坐。大家梅花座的把陣勢擺好,就等著飯局開動。

小日本一坐上飯桌,第一件事兒就是先聲明晚上純娛樂,不談公事。想也知道,都安排要去酒家了,就算他們想在酒家談公事,也不能明著說。

整個飯局都在聊些不營養的,大家用英文交談著。日本人的英文我是聽不懂,只好枯坐在旁看戲。

剛開始時還好,沒喝到酒嘛。小日本裝著若無其事,低著頭在吃東西。像他們處長以及經理的地理位置好的,就斜著眼往璀文身上瞄著。

我想明目張膽的看著小日本,好像不大禮貌。不久我發現桌上杯盤的反光,能見著他們色瞇瞇的眼神,所以就利用杯盤的反光來觀察四週狀態。

小日本處長嘛,由於必需顧及自己的身份地位,吃的很斯文,只敢利用服務生端盤送菜的時後,才順勢瞄一下璀文。她穿著低胸的大套裝,不知道有沒有綁鋼絲,豐滿的胸前吸引了全場的注意。

咱們徐副總則面帶得意,彷彿我們公司的小姐硬是比日本美女漂亮,而沾沾自喜。總機比小日本的總機漂亮,不代表公司的產品有比日本的同級品好。

小日本經理則好像對璀文沒太大興趣,忙著和他們工程師咕噥些聽不懂的日本話,偶爾才瞄一下咱們漂亮的總機小姐。剩下我一個,又插不了話,只好東張西望。

結果他們在杯盤反光上,發現了我在瞧他們的色樣,於是就隔著反光瞪我。

我就拿叉子往盤子上他們眼睛的反光處刺下去,嚇的他們又乖乖坐好。

不營養的吃了一頓晚飯,然後就驅車往商務休閒中心前去。門口代客泊車的小弟,一臉色咪咪的眼神盯著璀文猛瞧,好像她是被別人帶出場似的。我心不干情不願的塞了兩百元泊車小費,不知道回去能不能報公帳。

為何要選商務休閒中心,是有理由的。一般所謂的『酒家』,檔數比較低,裡面通外文的小姐比較少。檔數高一點的,得到商務休閒中心,說穿了就是高級酒家,裡面通外文的小姐數量比較多。連拉皮條的媽媽桑,都會個幾句日本話。

只見媽媽桑滿臉堆笑的,收了徐副總一千元小費,囑咐她帶個會灌酒,又要會幾句日本話的小姐。小日本也嘻皮笑臉的和媽媽桑扯了幾句,然後也塞了張千元大鈔。

唉,說個兩句話就白賺兩千元,這個媽媽桑的收入,是鐵定比我高了。

不一會兒,四位小姐端了兩瓶XO送上桌來。真不愧是高檔酒店,小姐裝扮比性感的,看的小日本只差口水沒流到桌上。而且小姐們服務週到,一來就坐到他們腿上,拿著酒要灌他們。

徐副總立即拿出鈔票,一人先給兩張,並且囑咐務必讓大家『盡興而返』,多少銀子都有他會頂著。

我則是坐立難安,這兒我最小,旁邊只坐個璀文。別人手上都抱著美眉,我總不能去抱璀文吧。璀文見著每個小日本都有美眉伺侯著,好像有比較放心一點。

酒過三杯,小日本的膽子也大起來了。加上徐副總又補了幾張小費給小姐之後,酒小姐就把小日本的手直接往衣服裡面送進去,我看的鼻血都快冒出來。

徐副總畢竟是老手,臉不紅氣不喘的,要大家盡放鬆心情,玩個痛快。

雖然酒小姐們功力不弱,但畢竟不像咱家公司的總機小姐,氣質容貌兼具,而且不是花了銀子就能上下其手。於是小日本以酒壯膽之下,開始硬拗璀文也要喝酒。

我本來出門時,就答應璀文要幫她擋酒的。所以忙著叫小姐和小日本說璀文不會喝酒,我來擋著。不過話說回來,我也是酒量甚差,喝個兩杯就開始頭昏腦脹。

不知怎的,突然見著小日本處長抓著璀文的手,硬拗她要把酒喝下去,咱們徐副總見著他發起酒瘋,一時不知怎麼辦才好。也許我喝多了兩杯,二話不說的就要去把他酒杯搶下來。

不知怎的小日本突然就一拳打到我臉上,眼鏡打破了,嘴裡也覺得鹹鹹的。我還搞不清楚狀況,只聽到璀文在喊『牙齒打掉了』,才驚覺到門牙被打掉。兩旁小姐不知有沒有嚇的花容失色,倒是徐副總要璀文先把我帶走,離開是非之地,他還要陪小日本把酒喝下去。

眼鏡壞了,牙齒掉了,加上喝的頭昏眼花,只好由璀文開著我的車,把我載去省立醫院掛急診。

新竹這種小地方,三更半夜的,沒有牙科的急診可看,只好由外科醫生先幫我止個血,開個止痛葯,要我第二天上午來掛牙科。

璀文則是不放心我的狀況,加上她的車子也擺在家裡,萬一送我回竹東去,她不知道該怎麼回家,只好讓我到她宿舍暫睡。

又是熟悉的昏暗巷道,熟悉的昏睡路犬,依舊在樓下張望是否有幫牠們帶來食物。

頭昏眼花的我,走入了璀文的房間,見著她桌上還擺著張照片。

我指了指照片:「是妳前男友嗎」

『嗯..捨不得丟了它..

「很帥喔。」

『嗯,今天謝謝你了,害你牙齒都被打掉。』

「死日本鬼子...唉喲,牙齒掉了會露風..

『還會不會痛呀』

璀文拿著毛巾幫我擦擦頭額,順便清清臉上的血漬。

我抬頭望著,讓她幫我服務,覺得十分幸福。

「不會痛囉..見著妳就不會痛了..

慘了,隨口說了一句,不知她會怎麼想。

『下次不可以這樣了,不然真的打起來怎麼辦。』

「總不能讓小日本逼著妳喝酒吧!我可看不下去。」

『我喝個兩口你就不會被打囉。』

璀文拿著食指,輕輕扣了我腦袋一下。

『咦..你兩顆兔子牙打掉了,人有變帥一點點喔..

「真的嗎鏡子拿過來..

我看了看鏡子,想到我的兩門超級大暴牙,一下子不見了,還真不習慣。看起來,好像也沒變帥的樣子,大概是璀文在安慰我吧。

「妳喝酒出事怎辦萬一妳喝醉了我也頭昏了,怕妳發生狀況說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