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是我立刻卦電話回家,下達動員令。爸媽一聽我竟然願意展開大規模相親,樂不可支忙著到處找朋友介紹。

我家在台北,人卻住新竹,所以這種相親大業,是很花時間的。由於和同 事打賭要相親十次,早就讓報馬仔報的全公司都知道。八卦副總還特別網開一面,准許我在相親日能提早一個半小時下班,以便能及時赴約。副總的說詞也很有趣,他說總不能公司害了員工娶不到老婆吧,真是深得我心吶。

就在那動盪不安的一個月,我相親了十二次。

俗話說一回生,二回熟。第一次相親時,老爸老媽還會出面。到了後來,乾脆只放我和介紹人去了。相了十二次親,見過各種女生,大致說起來,大家淪落到靠相親來找對象,不是沒有理由的。

一般來說,多半會相親的人,以個性內向的人為多,根照我相親的統計,約佔二分之一左右。再常見的,是長的比較不理想的,就如我這種人一樣,約佔三分之一。另外剩下的部份,包含個性奇怪的想找有錢人的,以及特別漂亮的。

說起特別漂亮的那位我就有氣,那是同事介紹的。介紹前他老兄直誇對方多漂亮,什麼好話都說出來。一面見時,才發現她竟有一七三公分高,足足多了我大半個頭的高度,想當然是陣亡的份兒。事後我才開始懷疑,這傢伙是不是為了誆

  我一頓飯吃,才出此下策。因為他老兄找不出理由,唯一的理由就是沒注意我那麼矮,她那麼高。

由於我這種人一見面就知道會陣亡,所以反而和她最有聊。聽她說所有的人都以為她早就死會,沒人相信她沒男朋友,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。雖不知是真是假,倒也提醒了我,別以為每個人都死會。她的花名叫Isabel,聽起來像『我們結婚吧,Isabel~~』,可惜不像是對我說的。

買賣不成仁義在,我還是很禮貌的和她互換電話,並告訴她有要幫忙的地方可以找我。像是想找人幫忙買電腦,或是想學電腦,我倒還幫的上忙。

花了近十萬元相親費,吃遍台北各家高檔西餐廳之後,終於賺到同事一頓飯局,可惜成本太高,純粹只是爭一口氣罷了。

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相親大計也告一段落,公司裡又回到平靜的生活。

大家都知道,風雨之前多是平靜。沒多久咱們處長被鬼迷了,搞起所謂的組員組頭的遊戲。處長大人強制每三個人一組,配組頭一名,組頭向經理報告,經理向處長報告。

由於同事之間年紀相近,年資相近,要我一個工程師向另一個工程師報告,實在讓人難以接受。更絕的是,那個輔大美眉也當起組頭。她老姐雖是顧資料庫,問題她連資料庫程式都沒寫過。她底下的組員年紀年資與她都一樣,能力卻強到連別家公司都忙著挖角,號稱電腦天王,一代奇才。

於是電腦天王終於嚥不下這口氣,離職而去。果然大結局是公司主機端電腦系統一片混亂,派了三個工程師也接不下來。所以我得到一個重大結論,做工程師絕不可以太強,否則主管會逼你走路。

天王離職了,漂漂小妹也打算離職。這回就妙了,只見咱們處長好說歹說的,

把她由工程師破格升到資深工程師,然後給她一個派駐美國的肥缺。而且更巧的是,人事部門也來插一腿,宣佈只有經理級以上的調動才要發佈公告,所以漂漂小妹升職之事,她沒說大家也不知道。

直到有人不小心翻到人事資料庫時,才發現那個小妹竟然升的那麼快,於是底下不平之聲四起。咱們處長面對這種狀況,一點都不擔心,搖搖晃晃的走過來,把我叫到他辦公室。

處長:Sam呀,關於某人升職之事,相信你也瞭解我的苦處,希望你能私下幫我向大家解釋一下,好吧!

「我該說什麼呢」

處長:「嗯,就幫我想辦法,自個兒找個好理由吧。記住,別向別人說是我請你幫忙的。」

 「喔....知道了。」

卑劣的處長,竟要我自己想辦法擺平其它同事。我思索了很久很久,才想到一套說詞。由於那位『資深』工程師已到國外,聽不到我說些什麼,所以只好對不住她啦。

我向大家解釋,因為升資深工程師是預備的經理缺。但是大家工作能力太好了,萬一接了經理,原來的工作其它人無法取代,會造成生產力下降。處長為了怕大家工作負擔增加,只好把最沒用的人升上去,以免到時後大家忙不過來。而且

大家不必擔心,她雖然是資深工程師,拿的還是普通工程師的薪水,請大家放心。

於是大夥一哄而散,我的解釋卻然勉強,但尚可接受。

下了班之後,同事們三三兩兩的會約去唱歌,打保齡球,或者是找出所有可能的名目去聚餐。新同事來了要迎新,舊同事走了要送舊,生小孩要慶祝,生日要慶生,在那景氣好的年代,一周聚個三五次餐是常有的事兒。

可惜我歌唱的難聽,圓形的球也不會打,吃太多怕胖,所以那些聚會參加的次數也不多。孤家寡人的下了班,看個電視就上床睡覺。假日時當個乖兒子,回家陪爸媽,當他們的司機,或是溜去釣魚。這種生活方式,想交到女朋友,還得靠上天的垂憐,難怪會淪落到相親的下場。

有人說,靠網路相親是個不錯的主意,問題出在我只能在公司上網路,下了班之後,還賴著找美眉,會妨礙睡眠,第二天就沒精神上班。偶爾無聊發了昏,在網路上寫寫小說,打發時間。寫小說沒有稿費,又常被催稿,唯一的好處是能認識不少讀者,增添許多機會。

傳說中不少網友還能交往到結婚,但這種事情卻很難發生在我身上。因為經過幾次慘烈的教訓之後,早就讓我嚇的不敢去找網友了。這倒不是說我見著恐龍被嚇怕了,我每天照鏡子就能訓練出驚人的免疫力;而是說擔心把別人嚇壞了,可不是我想見著的事兒。

經常那些和我見過面的網友,第二天起帳號就再沒用過,搞不好是換了新的帳號。又有些網友,分明就是放我鴿子,顯然是躲在某些不起眼的角落,見著大勢不妙就偷偷跑了。就算有出現的網友,也常忙著推說有什麼事情,要早早回家。

 

這種事情見多了之後,難免會損及我幼小的自尊心,於是就在個人計畫檔中,加入關於自己長的像史前動物的描述。可惜的是愈這樣子寫,愈有不信邪的人找上門來。還得大費唇舌的告訴她們,我是個誠實的人,要看史前動物來找我就對了。

幸虧IBM並不知道我寫小說,否則的話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兒。可惜好景不常在,好花不大開,網路小說人人愛看,公司裡愈涼的人愈愛看。有時後見著一些納涼的同事們看小說,竟然在對我的小說指指點點,傳來傳去。

不知是哪一天,收著了一位讀者的來信,大意是說我寫的很好,想要和我認識一下,我也很禮貌的回信給他,告訴他除非想改行做考古,否則認識史前動物對他沒好處。

不過世上就是有很多人,你愈不給他約,他就愈賴著要你約。在個夜黑風高的晚上,還是給她約了出來,想當然爾,又得我請客。而且這個女生很奇怪,喜歡用猜的,根本不問對方穿著長相,打算用猜的把我猜出來。

在中信飯店的門口,見著了公司的總機小姐,我嚇的忙著躲起來。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沒見著網友出現,鐵定又是發現史前動物的人,打算放我鴿子。也好,省一餐飯錢。

我搖搖晃晃的打算離去,順便和總機小姐打聲招呼。

「嗨~~等人呀」

『我在等人呀,你怎麼會在這邊』

「我也在等人,可惜等沒人說。」

『呵呵..被放鳥了喔..

「是呀,我這種人常被放鳥的,妳咧怎麼也等那麼久呀」

『噢。。我在等個網友,還沒見過面,不知長什麼樣子。』

「啊我才被網友放鳥說....

 突然兩人大喊:『你是某某某』

 不幸的事情發生了。沒錯,約來約去約著了同事。

雖然不留神約著了同事,還是得乖乖的請吃飯。總機小姐有個很好聽的名字,璀文。我想她父親應該很有文學氣習,取個「文采璀然」之意。所以她在我們公司裡的花名就叫Tracy,取個諧音之意。

總機小姐嘛,放眼園區裡的廠家,幾乎每家的小姐都比漂亮的。總機小姐雖然不是我們公司最漂亮的,但排個前幾名絕對沒有問題。於是又有些飽讀詩書的同事,為Tracy的花名取個中譯名,璀夕,莫約是「夕映璀然」的意思吧。

我是語文能力比較差,搞不懂璀夕在台語裡是否有特別的意思,只聽說和璀文約會和璀夕一樣,不知是啥含意。

兩人到了中信的歐式自助餐就定位坐下,我就忙著跑去找食物,弄了兩隻生蠔,幾塊石斑魚肉,以及一些旭蟹。Tracy則忙著跑去弄生菜沙拉,水果。顯然生比較常吃素菜,比我這純肉食類史前動物好的多。

『你怎麼會說自己像史前動物呀』

「啊因為長的像史前動物呀,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。」

『呵..不會吧..總會遇著不介意長相的女生吧..

「也許吧..目前沒遇過..不然就不會淪落相親了。」

『你沒有遇著中意的女生過嗎』

「有呀,但是通常覺得配不上她們,不敢追。」

「有時後想追,但她們一拒絕我就不敢動了。」

『我覺得你是太膽小,怕丟臉,怕沒面子。』

「也許吧..

『所以你以後得大膽一點囉,看著喜歡的要拼命追喲。』

「唉..叫一個三十歲的人改變性格,談何容易呀。」

「不像妳人長的漂亮,追的人多,就可以慢慢挑了。」

『那些想追我的人,也得要有膽量呀,連開始追都不敢了,哪追的著我呢』

『何況,我哪知道誰能真的對我好,能好個幾十年不變呢』

「我能!

『噢對誰呀』

 「唉..得有人能讓我對她好吧...

像我這種人,膽小怕事又擔心面子又沒自信心,註定要相親一輩子。每回見到漂漂女生,都只敢說說,一想到要追就頭大。連追都還沒追,就開始顧影自憐,這個樣子下去,也不是辦法。

杯桄交錯間,襯著昏黃燈光的璀文煞是迷人,看著不禁讓人呆了。

『你這樣子看人,很不禮貌喔。』

「啊對不起..對不起..覺得妳很漂亮說。」

『呵,傻傻的。』

糊里胡塗的結束晚餐約會,第二天上班時竟然和總機小姐約會之事,傳的滿城風雨。連IBM都來插一腳,說沒料著我如此神勇,竟敢約個人人想追的大美女,而且還能約的出來,讓同事們大吃一驚。

我是不知道IBM是否追過她,是否被碰過釘子,但是他那酸溜溜的語氣,卻讓我全身不自在。事情到了IBM手裡,等於全公司都知道。連我在公司裡走路,都會不少人投以懷疑的眼神。我想這件事情一定給璀文添了不少困擾,所以趕忙跑去找她道歉。

璀文身邊圍了一些祕書小妹,忙著在和她磨牙。見著我走來,一個一個暗自竊笑。我瞧了一下,也不敢對她說什麼,就當要出去。走出了公司,再由後門溜回來。想了半天,只好靠e-mail過去道歉。

很意外的,璀文似乎沒有生氣的意思,讓我放心了不少。

公司裡面情報交換中心,除了靠IBM之外,就得靠秘書小姐了。而且最奇怪的事情是,不論那些秘書小姐平常辦公的位置離多遠,分屬哪些不同部門,你永遠會發現她們自成一群。午餐時秘書們一定都坐在一起磨牙,而且IBM一定得和某位秘書小姐很熟才可以。

所以公司裡面的一些內部決策,通常都是在秘書情報中心裡先行得知。而且你誰都能得罪,就不能得罪秘書,否則就得罪了全部的秘書小姐,也就得罪了公司裡所有部門的人。

不知道秘書們和璀文磨些什麼牙,總之不會是件好事情。

不出所料,璀文把我在網路上寫小說的事兒和秘書團說了。不一會兒辦公室裡就一大堆同事們跑來問東問西,一會兒問小說裡的男女主角近況如何,一會兒又在猜當事人是誰,還有人認為我可能缺女友缺的瘋了,靠寫小說幻想一下。當然還會有些人專程跑來催稿,希望我寫小說也要像上班一樣認真負責。

部門經理看不下去了,跑來和我交待,千萬不要在辦公室寫小說。而且他還很好心的告訴我,萬一處長約見的話,得說是下班後在家裡寫的。果然沒多久後,處長大人把我叫到他辦公室裡去。

處長:「我說Sam啊,不是反對你寫小說,但是上班時間還是得節制一下,不然別人會說話的。」

「可是我都利用下班時間在家裡寫的呀,只是拿來公司傳上網路罷了嘛。」

處長:「那就好,不過你得注意,不要把同事們寫到小說裡去了。否則影響到同事感情,那就不好了。」

「噢,我會注意的。」

處長:「嗯..以後上班專心一點,不要讓人說閒話。」

「是的!我一定注意。」

處長大人脾氣還好,只要我小心注意,以免讓人覺得資訊部門的人都在打混摸魚。

處長約見完了,我低著頭走回辦公室去,正好遇到副總搖搖晃晃的走過來。

副總:「聽說你寫的小說很好看耶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