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不清楚是誰說過的話了,反正卅而立,代表一個人卅歲的時後,必需要站的起來。

什麼叫站的起來有事業,有經濟基礎,搞不好還得加個老婆。在這種大前提之下, 卅歲的我,房子買了,車子買了,家裡面就開始為了房子和車子的女主人煩惱。

於是相親呀,朋友介紹呀等等的提議不斷。有鑑於日劇當中,竟有人能相親失 敗一百次,我自認沒裡邊兒的男主角帥,所以相親之事,還是省著點兒好。

有人說,辦公室戀情不好,要我別追公司裡的漂亮小姐。有人說,好兔得啃窩邊草,近水樓台先得月。有人說,一切靠緣份,該你的就你的。說法太多,眼 花撩亂的,不過我倒確定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千萬別追公司的小姐。

在社會可不比在學校,狀況完全不一樣。例如在學校裡,或許會有人覺得 若是一個女生有了男朋友,那麼大家最好禮讓一下,千萬不要碰。出了社會之後, 就算是有了交往N年的異性朋友,難保不會被別人追走。

就像我同個部門,有一個一百八十公分的帥哥,和一個一百五十幾公分的小辣妹。原本公司的小聚會,都會見著他們各自帶著男女朋友出現。隔沒幾天,男的教女 的打羽毛球,教著教著忽然之間大家就收到他們的喜帖。原來他們教出了愛情的火花,各自拋棄了原先的異性朋友,湊成了一對兒。隔沒多久,女的離職了,男的也離職了,只剩下一大堆的八卦。

人事部有個漂亮小妹,身高莫約一七零左右。傳說中她是單身,所以各家英雄好漢為了她,可說是摩肩擦踵,緊追不捨。那個小妹很瘦,皮膚很白,粉打的頗厚,尤其她喜歡擦深色的口紅。然而她輪廓倒還不錯,所以不少工程師都追她追的緊。連隔壁門的台積,都有所謂的百萬工程師等著約她。

不過她很不好伺侯,首先是你的銀子要夠。傳說中約她出去玩一次,花個五千一萬的是常有的事兒。諸多孝子的貢獻,讓她每天身上穿的名牌,比她一個月的薪水還多。

再則是你要很有耐心,她一個月絕不和相同的男人出去玩兩次。這小妹頂有環保概念,否則一個星期約個三五次,百萬工程師也會破產的。

三則是你的夠帥,這個好像是廢話。否則走在她身邊,自己也覺得怪怪的。

這是公司裡最紅的小妹,一直到截稿時間為止,她還是這麼紅。陣亡在她裙下的三軍將士們的名單,可能十張報表紙也印不完。好險像我這種有自知之明的人,早就學會趨吉避兇,不在陣亡名單之列。

眾家美女身邊,總是風聲不斷,一個不留神,萬一小道消息傳到同事之間,難保不會被人糗一頓。所以,想要安穩的在公司裡工作,最好就是別碰自家人。

萬一成功了,大家幫你拍拍手,萬一失敗了,會有另一票人來糗你。

像我這種不算有錢,又不會說話,又不帥,又不貪玩的人,就只好把自已埋在人海裡面。每天準時上下班,準時回家,準時的晚上十點睡,早上六點起床,過著如軍隊般的生活。

可惜爸媽年紀大了,眼見我實在是不爭氣,就在某個夜黑風高的夜裡,悄悄的幫我安排了相親。相親是件大事,為了這件事情,被老爸老媽硬拉著去買西裝,買皮鞋,做頭髮,全身上下打點的煥然一新。

由另一個角度來思考,會淪落到和我同等地步的女生,也是頂悲慘的。她們搞不好也是同我一樣,不會說話,不會拐男生,或著是有著恐龍般的外表和蠍子般的心腸,才會年紀大了還孤家寡人。

當然啦,還沒見面之前,各家親友都會吹噓自家商品,老王賣瓜,不能不誇。

所以我有時蹲在爸媽旁邊,就會聽到他們在說類似的話:『我們家Sam呀又會讀書,又會賺錢。研究所畢業了之後,現在一年賺一百多萬,又很孝順。上回我過生日呀,他還買了顆鑽石墜子送我,很乖的啦。他人又沒什麼脾氣,一表人材,和你們家丫頭登對的很啦。』

我在旁邊差點沒昏倒,忙著找止吐葯丸。然後爸媽還會做勤前教育:『你陳伯伯家的丫頭,又聰明又乖巧,文文靜靜的,看起來就像個好媳婦兒的樣兒。你到時後看了喜歡,得加把勁兒。』我只能在旁邊乖乖點頭,差點沒把頭點斷掉。

『還有呀,你得穿帥點兒。對了,錢要帶多一點出去。還有還有,付帳時後只准刷金卡,其它顏色的不准拿出來。還有還有,見到陳伯伯陳伯母要有禮貌。還有你的車子得洗乾淨,得載陳家丫頭..還有....』幾千個還有什麼,我哪兒記得住呀。

終於到了見面的時後,印象中是在天母的法國料理。門口高掛的牌子指出,這家大廚曾在法國得到料理獎牌,身價不凡,保証好吃。當然,價格也不俗。我家老爸老媽盛裝而出,老爸穿著他那套手工西裝,老媽選了套大旗袍,掛著我送的鑽石墜子,手中還抓著我送的香奈兒皮包,耳環手鐲有什麼戴什麼。

對方家長也不干示弱,陳伯伯也穿大西裝,陳伯母則戴著珍珠鍊子,穿著卡迪兒套裝,珠光寶氣,明晃明晃的做軍備展示。陳家丫頭也好不到哪兒去,一襲紫色的短套裝,手上脖子上耳朵上也擺滿了東西。

雙方人馬選了張風水好的桌子,分坐兩側,彼此劍拔弩張,眼中滿佈著血絲,恨不得把對方比下去。整家餐廳裡,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。雙方戰事,一觸即發。

我冷靜的環顧四周,服務生開始發抖,倒水的手也不穩了,還會倒到桌子上。吧台的大鬍子,鬍鬚也翹起來了。現場演奏的琴師也彈錯音,小提琴手冒著汗,不敢往我們這兒瞧一眼。其它客人,一個一個躲的好好的,大聲話都不敢冒一句。

雙方人馬各就戰鬥位置,戰局未起之前,總是得來些外交斡旋動作。冷氣陰森森的吹著,有如戰局乍起前的狂風。

陳伯伯:「您家小孩子很秀氣嘛,看起來文質彬彬,倒也一表人材。」

老爸:「陳兄,您過獎了。您家丫頭也是乖巧可愛,漂亮的緊吶!

原來外交詞令的精要,在於先誇獎對方,以使對方喪失警戒,以便到時一擊中的。

還好我方準備充足,嘔吐藥丸早就吃過,再噁心的話都說的出來,也聽的進去。

老媽:『對呀,誰娶著你們家丫頭,一定運氣很好。』

陳伯母:『哪兒的話呀,您家小孩子,賺那麼多錢,學歷又那麼高,誰嫁著他都會很幸福的喲。』

男女主角連話都沒說半句,雙方家長倒先開始品頭論足,讓我覺得有點像貨架上的商品,讓人在路邊挑選的感覺。老媽不忘用手碰碰我,要我不要不搭一話,

減弱了他們攻擊的火力。

「伯母您過獎了,令千金溫文嫺淑,高雅大方,儀態萬千,可不是小姪比的上的。」真奇怪,這是我嘴裡冒出來的話嗎老媽倒是對我露出讚美的眼神,顯然我書沒白讀的樣子。

場面上剩下女主角尚未發話,全場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。連隔壁桌的客人都豎著耳朵觀戰。說時遲那時快,服務生來問咱們討論好要吃什麼了沒。

老爸:「陳兄,大家盡量點,不要客氣,這餐說什麼都是咱們得請的。」

陳伯伯:「快甭客氣了,來,大家看要吃什麼。。」

「我要吃一份起士龍蝦,麵包要鵝肝醬不要魚子醬,要動物奶油不要植物奶油,沙拉要選義大利式的,湯要海鮮濃湯。」盯著食譜,我選了最貴的起士龍蝦,唉,三千多塊大洋,反正錢是我要出,吃的比別人便宜怎麼可以。

在另一方面,戰術上就是給對方一個恐嚇,告訴敵軍咱們可不是吃不起大餐的人家。於是乎大家就拼命點餐,我猜這一餐沒個兩萬大洋可能打不死。

陳伯母:『要不要來開罐紅酒』

「伯母,這當然可以。」

被人將一軍,還要喝紅酒,我就算肉痛也得面不改色。大家依序點完晚餐後,沒多久就看到服務生推著紅酒過來。

不發一言的女主角開始忙著為大家斟酒,我才開始注意到她長什麼樣子。

因為若老是盯著人家猛瞧,是很沒禮貌的事兒,所以我撐到現在才敢瞧一下她長什 麼樣子。陳家丫頭粉也打的不薄,口紅擦的如血般紅。說漂亮嘛,是不至於,說醜嘛也不算,文靜是有一點,大方嘛倒是完全不會。為何她會沒半個男朋友呢這是個很重要的觀察點。

一般而言,到了適婚年紀的人,通常都有交過異性朋友;就算是同志,也該交過同性的『異性』朋友。依照我卅年功力來判斷,多半這些人都必然有著重大的性格缺陷,或環境缺陷。所謂性格缺陷,就像是很難與人相處呀,或著怕東怕西呀,或者像我一樣,長的不上相。環境缺陷則像是交大的學生呀,學校裡沒幾個女生,如果他不向外發展,等到博士班讀完,還沒交過女朋友也是很正常的。

說到性格缺陷,很多人會難以理解,不過我同事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。我一個女同事和我同年,輔大畢業的,身材又好,人又漂亮,沒傳出任何交過男朋友的跡象。當然,更沒包括女性的男朋友。她只要一偵測到任何男仕對她有興趣,

就立刻撐起保護大傘,馬上跑開。反而一些已婚的男生,她還和那些人比較走的近。

就像我們公司請的一位顧問,只是傳說他對那位女同事好一點,隔沒多久那老兄就收到她的e-mail,大意是說叫那老兄別再『糾纏』她了,更不妙的是,還連帶送信給咱們處長以及全體同事。於是那位苦命的顧問,於一個月之後就下落不明了。

雙方家長互誇對方的小孩許久,終於菜也上來。只是這家法國料理偏酸,我又怕酸,吃的有夠難受。不過相親是件大事業,我絕對不能露出對菜色的任何不滿意。

陳伯父:「咱們家丫頭呀,就是怕生,都不大敢講話。」

老爸:「丫頭文靜嘛,蠻好的。」

陳伯母:『丫頭很會做菜的,改天來我們家做個客,吃吃看丫頭的手藝。』

老媽:『我們家小孩子可挑了,只會做他愛吃的東西,像是海鮮呀,梅干扣肉呀,他都會做。但是他不愛吃的菜,就完全不會了,這小子,連飯都不會煮呢!

薑是老的辣,老媽這回連消代打的,明著是損我不會做其它的菜,暗的則是說我們家小孩也是會做一些料理,叫陳伯母不必太高興。突然覺得一股涼意,好像戰爭已經開打,雙方話語針鋒相對,比比誰家小孩比較強。

雙方對戰,正要進入緊張狀態。

老爸:「我們家小孩呀,從小就很聽話,考試都考第一名。又會彈琴,做人負責任,所有的老師都很喜歡他的。」

陳伯母:『對喲,這裡有台琴,讓他彈給大家聽聽好了。』

戰局發展至此,現場的琴師一聽就怕的要死,唯恐捲入戰爭之中。忙的一屁股爬起來,把位子讓開。我實在是搞不大清楚,分明是相親,怎麼變成在比誰家小孩子厲害了。

老媽:『對呀,來來來,去彈兩手兒給大家解悶兒。』

「是。。」我懶洋洋的坐到鋼琴前,一時想不出該彈什麼。兩軍對陣,竟然這麼快就想等著我出糗。

一般那些高檔的餐廳,通常裡面的琴師檔數都不會太高,只彈些簡單的流行

曲目。我先彈一些李查的曲子讓手暖一下,以免難的彈不動。

一面彈琴一面環顧四周,顧客們也被咱們兩家戰火嚇著,每個人都頭低低的吃著飯。陳家人則搖頭晃腦的,搞不清楚他們覺得我彈的如何。想到某家日劇的男主角,求婚失敗一百餘次,最後靠著死背的別離曲而奸計得售,搞不好他們家在想,我連那種程度的都彈不出來吧。

所以趁著手暖夠了之後,忙著深吸一口氣,彈起蕭邦的別離曲來。此時果然鴉雀無聲,眼角餘光發現竟然全餐廳的人都盯著我猛瞧。別離曲的威力還真不同凡響,那個原本的琴師臉綠的和豬肝一樣。一曲彈罷,竟然不少食客拍起手來,我忙著站起來鞠躬答禮,笑嘻嘻的走回自己座位去。

女主角:Sam哥哥彈的不錯喔。』

「陳小姐,不好意思,倒讓大家見笑了。」

死相親的,還要我說話咬文嚼字的有點累人。不過嘛,這是女主角今天冒出來的第一句話。

於是兩家人又自吹自擂的半天,好不容易飯局吃完,我和女主角兩人沒說超過十句話。倒是雙方家長都拼命的說自家小孩有多好,倒底誰是來相誰的,我也分不清了。

飯局最後,免不了為了付錢傷腦筋,老爸直說著要我去付;陳伯父則推著說他們請就好,忙著還要陳家丫頭掏銀子出來。我眼角一瞄,哇咧,也是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的金卡拿在丫頭手上晃著。陳伯母還在旁得意的笑著,意思似乎是,麼樣,你最多也張金卡,大家扯平。

雙方的戰局到了最後,還未分出勝負,我只好拿出一張大家都沒見過的卡出來,黑黝黝的泛著雷射標的光茫。全部的人都立刻停了下來,不約而同的問說怎麼沒見過那麼漂亮的卡呀。

「不好意思,跑去辦了張白金卡,怕出國時錢不夠用。」

白金卡由於不能做成金色的,會和金卡分不出來,所以乾脆做成黑色的,整張卡都是雷射打出來的,煞是好看。

於是兩家的爭戰,就在一張白金卡前結束。老爸老媽志得意滿的,和陳家客套了一會兒就各分東西。兩萬三千餘元的帳單,刷在白金卡上還是依舊鏗然有聲。

回來之後,也沒和陳家丫頭有什麼連絡,過了兩個星期,連她長什麼樣子也忘了。相親,純粹是為了幫家裡賣面子去了。

 相親這種一等一的大事業,千萬不能在公司裡和其它同事說。我就是比較笨,一個不留神竟然和任職於台灣IBM(InternationalBaoMa:國際報馬仔)公司的同仁說了。才隔兩天左右,全公司由副總到掃地的伯母們,都知道了這件事。我想總經理是老外,IBM的英文程度不好,不會翻譯『相親』,所以應該不知道。

每家公司裡,都一定有一些報馬仔的存在,他們未必是存心要報馬,只是嘴巴不牢,又愛到處說話。所以公司的政策,若透過行政體系無法傳達整個公司的話,可以透過IBM的協助,保証兩天之內所有的人都能知道重大政策訊息,以及更深入的內容。

經由反向思考,更會覺得報馬仔的存在,有著其功不可沒的頁獻。例如若是你覺得生活空虛寂莫,荷包裡的錢又太多,想要約公司第一美女把銀子花掉的話,可以向IBM放個話兒。多半第二天就能看著IBM拿著大美女的作息行程表,告訴你她哪一天和副總吃飯,哪一天和哪個經理出遊,哪一天要和台積的百萬工程師逛街。並且告訴你哪一天大美女有空,約她成功的機率有多少。所以,甚至不必親自給大美女碰釘子,就能得知哪一天約的成約不成。

更深入的反向思考,就能得到報馬仔的驚人用途。沒錯,每個人都能當總經理,發佈『重大決策』訊息。當公司同仁,希望對所有同仁發佈重大政策時,只要跑去對IBM:『我告訴你一個「秘密」喔,那個什麼什麼有的沒的....』。隔兩天,全公司的人都會收到這個訊息。透過IBM的訊息交換,可以使得公司更加民主自由,使得公司內部的溝通障礙完全消除。只要善用IBM,就會知道他們對於公司的貢獻有多大了。

知道我相親這回事兒,立刻在公司裡引發激烈的討論。畢竟這年頭相親這種事情,實在太過罕見。一些比較八卦的同事,會跑來要求我對於相親過程,做一份口頭報告,並以透影片說明事件經過。另一些人,則跑來煽風點火,要我『隨便追,死命追,不要逃。』。還會有一些人,酸酸的告訴我,分明公司裡怨女那麼多,何苦向外發展。部門主管則微笑的以過來人身份,要我再接再厲,十次失敗,一次成功,就能賺一個老婆,這個生意太好做了。

其實大家都不知道,這種有雙方父母在場的相親大會,基本上說穿了就是在賣肉。不論看對方小孩順不順眼,一定得把自家小孩吹噓到天上去。於是兩造家長唇槍舌戰,雙方小孩坐以待斃。你來我往一番之後,就由最無辜的男方家的小孩刷卡付帳。萬一相親行程排的太滿,只好厚著臉皮跑去發卡銀行,請求調高信用額度。當填寫提高信用額度理由時,總不能填『相親太多,荷包太緊』吧,這也是我偷偷跑去辦白金卡的主因。相親之際突然被收銀小姐說:『先生,您的信用卡刷爆了。』可不是件光采的事兒。

更有些卑劣的同事,會跑來找你打賭,看看能不能一個月相親十次。連相親次數都能賭,可見台灣同胞的賭性有多堅強。既然都找上門來打賭了,我也不干示弱,發下毒誓,一個月之內非破相親十次的紀錄不可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mbad 的頭像
sambad

仙貝的故事書

samb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